狡狐儲君 第十三章
午休小說網
午休小說網 玄幻小說 武俠小說 仙俠小說 都市小說 言情小說 歷史小說 軍事小說 穿越小說 網游小說 科幻小說 靈異小說 同人小說 競技小說 重生小說
全本的小說 嬌妻物語 小姨多春 孽亂村醫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畸愛博士 雪白嫂子 留守村莊 走村媳婦 鄉野情狂 官場小說 經典名著 笑話大全 綜合其它
小說排行榜 人面獸醫 女友出軌 婦科醫生 三人同床 惹火鄉村 合家情緣 若母癡欲 殘花敗柳 慈母憨兒 女友故事 偵探小說 現代文學 短篇文學 熱門小說
午休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狡狐儲君  作者:湛露 書號:46100 更新時間:2019-11-14 下一章 ( 沒有了 )
第十三章
  朱世弘直勾勾地盯著,看火藥正不斷被裝填進斷龍石下方新挖的幾處深坑中。

  在一旁的四兒父親是平負責爆破的工人,對于火藥,即使他已經接觸了十幾年,依然小心翼翼。

  “太子殿下,炸毀斷龍石也有很大的風險,要想把這么大的石頭炸開,必然得用上許多火藥,但是爆炸的威力也大,整個地宮都可能跟著搖晃,甚至塌陷。王妃在里面是有危險的。”

  “那你還有別的方法嗎?”朱世弘瞥了他一眼。

  四兒的父親不吭聲了。

  這是唯一能救她出來的辦法,雖然可能置她于死地,但他別無選擇。

  朱世弘趴在斷龍石上,再一次敲了兩長一短的信號,很快地,石壁的那一頭也再次響起回應的敲擊聲。

  他大聲對里面喊道:“依人…你現在盡量走得遠一點,找一處穩妥的地方躲避,外面要用火藥把斷龍石炸開,你可能會有危險。”

  “會死嗎?”她在那邊開口,聲音竟是超乎尋常的冷靜。

  他的心一緊,但仍堅定地喊著“我不會讓你死的。放心,有我在!”

  片刻的沉寂之后,她又輕輕敲了幾下石壁,這一回,是三短三長。

  朱世弘不愣住。三短三長?這是他們在一次無意中隨口約定的暗語,但從未使用過。

  這句暗語的意思是…無論前世、今生、來世,三生三世的生死,我都付與你。

  他咬緊牙關,大聲道:“記住!不能同生便共死!走!現在你就盡量往里跑,我開始數數,會數一百下,數盡就要點燃引信了!”

  “我知道了!”她的聲音中似帶著哽咽,隨后就悄無聲息。

  他大聲數著“一、二、三…”他一邊數著,心中一邊期盼著她能盡量地走遠一些,找到一處安全所在好躲起來。

  “十七、十八、十九…”每數一下,他的心就揪疼一下,因為不知道這一百之后,等待著他們的到底會是什么結果?他盡量不讓自己去想,只是讓大腦完全放空,麻木地數著“四十一、四十二、四十三…”

  周圍的人臉色都隨著他的計數更加嚴峻起來,朱世瀾忍不住餅去拉他“你別站得這么近,萬一爆炸傷到你可怎么辦?”

  他甩他的手“不近些,依人怎么聽得到?七十六、七十七、七十八…”

  朱世瀾急得跳腳“她若是腳步快些,現在早跑遠了,會等在石壁后面聽你數數嗎?”他回頭怒斥那已經自行躲避的校尉“你膽子可真不小,竟自己先逃了,連太子殿下的安危都不顧?還不快幫我把他拉走?”

  校尉急忙帶著手下一擁而上,將太子強硬地從石壁之前拉開。

  而朱世弘猶自大聲喊著“九十一!九十二!九十三…”

  他今生從未這樣瘋狂過,將所有的威嚴、風度和冷峻都丟到九霄云外,像個瘋子一樣,只聲嘶力竭地喊著那性命攸關的數字。當“一百”這個數字沖口而出的時候,他將目光投向手持火摺子,站在不遠處的四兒。

  四兒一接觸到他的目光之后,立刻點燃了引信,隨著嗤嗤的聲響不斷近斷龍石,所有的人都越跑越遠。

  朱世弘也被眾人拉到距離斷龍石百丈以外的地方,用壯的大樹擋住了身形。

  轟的一聲巨響,一片飛沙走石,一連發三聲巨響,三聲之后,遮天蔽的都是黃土碎塵。

  “殿下小心!現在還不見得安全!”校尉一時沒拉好朱世弘,他已沖出密林,直奔斷龍石前。

  感谢上蒼!斷龍石那里被炸出了可讓一人勉強通過的石,他不顧一切地擠了進去,一邊大聲喊著依人的名字,一邊向內搜尋。

  不知道走了多深遠,里面漆黑一片,所有的燈火都已熄滅,爆炸造成的塌方碎石,也在腳下磕磕絆絆地制造著麻煩。

  突然間,一具溫暖的身體猛地撞進他的懷里,他一把將人抱住,死死地抱著,絲毫不敢松開。

  “世弘,我還活著,我沒事。”簡依人第一時間先讓他寬心。

  他長長地呼了口氣,微笑道:“好,我們都還活著。”

  活著團聚便有希望。

  此時此刻,再多的言語也不足以描述他內心的狂喜,向來不信神佛的他,也不由得想在這時叩謝上蒼。

  “我們…該怎么辦?”她知道,他這樣不計后果地將她救出來,就表示他與皇上已然翻臉。那還會有什么考驗等著他們?

  “我們今晚就走。”朱世弘在她耳畔低喃道:“你不是一直想去一個山明水秀的地方,平平凡凡地過一輩子嗎?”

  “你怎么…”她的這個心愿從未和他說過,他又如何得知?

  “我若是不知道你的心事,怎能發誓要和你白頭到老?”他攬著她往外走時,因無意中用受傷的左手去拉她的手,乍然一碰,疼得他倒了一口冷氣。

  “怎么了?”簡依人直覺不對,但四周一片漆黑,她什么也看不清。

  “沒什么。”他故作輕松地笑著“我只是太高興了,這才撞上旁邊的石壁,不礙事…”

  他們彼此相扶相攜,一步步走向地宮的出口。

  從那塊破裂的石內看出去,可以看到外面燈火輝煌。不知道世瀾從哪里找來了這么多的火把燈籠,竟將外面映照得如同白晝一樣。

  這片光明,仿佛是屬于他們的明之光…

  一個月后,在距離施南皇都三百里外的清城縣,一片稀稀疏疏的竹林背后,有幾座清幽的小竹樓。

  一名穿著和普通農婦沒什么區別的年輕女子,正在低頭逗著院子里的鴨,院子的一角有一張竹椅,一位容顏俊冷的男子正躺在竹椅上闔眸小憩。

  忽然間,女子直起,回身說道:“好像有馬蹄聲。”

  “嗯。”那男子微睜開眼,清冷的光透出來,銳利如刀。

  馬蹄聲由遠而近,直到小院前才停了下來,一名年輕男子俐落地從馬背上翻身跳下,朗地笑道:“二嫂,今天午飯要吃什么?”

  那女子臉色一紅,啐了一聲“三天兩頭來討飯吃,難道你們家微塵不會做飯嗎?”

  “我一直在為二哥的事情奔波著,來討碗飯都不行嗎?一會兒微塵也會過來吃飯,二嫂要多添兩雙筷子啦。”

  “我可沒要你為我奔波什么。”竹椅上的男子冷冷一笑,起身負手轉回樓內。

  “哎,二哥,說話總要憑良心吧,我這么辛苦還不是為了你。”年輕男子跟著他走進樓內。

  “為了我?我看你是為了自己吧?當初父皇派你去顛覆苧蘿,結果你兩手空空的回來,是你自覺無顏面圣,才賴在我這里騙吃騙喝,還敢說是為我奔波?”

  無須解釋,這兩人正是朱世弘和朱世瀾。

  朱世瀾嘻嘻笑道:“我的事情和你完全不同,要顛覆一國一朝豈是那么輕而易舉的?你扳倒朱世隆不也是用了這么多年才達成心愿?可惜啊,你現在只能躲在這深山之中,要白白將施南拱手還給朱世隆了?”

  “聽說他已經慫恿朝臣為他請命,想恢復太子之位了,而我在這里難得逍遙自在,回去爭那個虛名做什么?”

  “話可不是這樣說啊。咦?你不入世都還知道這些消息?看來,你對朝政依舊關切,又何必假作閑云野鶴呢。”朱世瀾跟著他上了樓。

  朱世弘瞪他一眼“你別搞錯了,是你那小媳婦一天到晚跑來依人耳邊叨念,才讓依人拿這些事情煩我。這些事又與我何干?”

  “與你可有莫大的關系。你是名正言順冊封的新太子,即使你和陛下鬧翻,可陛下卻一直沒有昭告天下要廢掉你這個太子啊,這說明陛下依然盼著你回頭是岸,但你卻一直高高在上地擺架子,一點面子也不給他老人家,就算他有心讓步,你讓他怎么和你開口?難道還要他向你賠禮道歉不成?”

  “父皇容不下依人,就是容不下我,所以我不想回去,這個道理還要我再和你講幾遍?”朱世弘不耐煩地瞪向他“你跟著我上來干什么?”

  朱世瀾笑道:“好吧,就算是我替父皇求你好了。你知道,要推翻苧蘿的皇權光靠我一人之力肯定不行,我一直想仰仗你這位了不起的新太子呢,可你居然在關鍵時刻擺我一道,讓歐曄盯著我不說,那家伙差點要殺了我。”

  他斜睨他“那你死了嗎?現在還不是站在這里一張嘴巴嘮叨個沒完?”

  “那是我福大命大,貴人之身,有神佛庇佑。”也不與他計較那過節,繼續說道:“其實我一直有個心愿想達成,但你說我這個見不得光的苧蘿皇子,難道能指望我那位苧蘿的父皇為我正名再接掌王位嗎?

  “呸,不說他不可能讓給我,就是我自己也不希罕。我想另建一國與苧蘿分庭抗禮,然后逐步將它鯨蠶食,才可以顯出我的手段,為我娘出氣。”

  “另建一國?說得倒輕巧。”朱世弘蔑笑他的異想天開“你以為這和你動嘴皮子一樣簡單?”

  “我當然知道這件事難辦,不過我在苧蘿已有幫手,若能得到你的幫助,我相信成功是指可待的。說真的,我連新國名都想好了。要說天地萬物之中,亙古以來最屹立不倒的是什么?無非是山岳,而苧蘿在施南以西,我若建國于西方就叫西岳。可惜施南的國名并不相稱,干脆,你也替施南改個名字,不如就叫東獄,我們一西一東互為犄角,千秋萬代共榮共存。豈不甚好?”

  “異想天開!”朱世弘坐在二樓的書案后,拿起筆對他說:“研墨。”

  朱世瀾也不知他要干什么,但還是挽起袖子幫他研起墨來。

  他用蘸墨汁,便出一張素箋,快速書寫幾行字后,將紙丟給了四弟。

  “我知道你這一次次跑來找我,無非為的就是這件事,現在遂了你的心愿,你可以走了吧?”

  笑瞇瞇地捧著那張紙看了看,朱世瀾回道:“沒錯,就是這張手諭。宗將軍現在是認字不認人,一定要等你的手諭到,才肯入皇都護駕。你知道皇都中有不少太子的余孽一直威脅皇宮安危,陛下很是憂慮,若是援兵再不到,朱世隆大概就要被人從修德宮搶走了。”

  朱世弘冷笑一聲“行了,手諭已經給了你,你可以走了。”

  朱世瀾走到樓下時,看到簡依人正提著一籃子雞蛋放到他的馬前,便道:“二嫂,你現在是有了身孕的人,這雞蛋該留著給你自己補補。”

  她咬著,瞪他一眼“嘮嘮叨叨的,難怪你二哥嫌你煩,再羅唆下去,你也別想我再替你說話。”

  他笑了笑“你現在說話的口氣和二哥一模一樣,還真是夫唱婦隨啊。”他彎將籃子提起抱在懷中“雞蛋我收下了,但晚飯還是要來蹭的。二嫂記得啊,微塵喜歡吃二嫂炒的青菜,就請你多做幾道吧。”說著翻身上馬,疾馳而去。

  簡依人尚未回身,纖已被一雙溫暖的手緊緊環抱住。肩膀一沉,知是他的頭在肩上。

  “真的不回去幫陛下?”她輕聲問“世瀾三番兩次的找你,必然不只是為了他自己,也是因為陛下的意思。你不回去主持大局,只怕不能平息這次動。”

  “父皇至今還沒有開口要放過你我,你讓我怎么回去?”他那只斷指的左手環到她身前,輕輕撫摸著她的小骯。

  當初經過一番討論,好不容易和她決定在清城縣安頓下來,結果她卻病倒了。請來大夫把脈之后,才驚喜地得知她是因為有了身孕才會如此。

  這些年他們小心行事,從不敢給予自己有為人父母的機會,只有一次例外…就是在吏部外面的那間客棧里。當時看她一臉凄苦,他心中一軟,竟忘了事后的防范,于是才有了這個不請自來的小東西。

  雖說這孩子,對于他們兩人來說,是替未來的生活中又多添了一份不安定的變數,可是他卻沒有原先設想的那般擔心,反而是心期待地等著這小家伙的降臨。

  孩子會像母親那般美貌,還是像自己這樣沉穩?

  “也許,父皇知道你我有這個孩子之后會改變想法?”她自從有了這個孩子,心里就的都是幸福和甜蜜,想法也樂觀不少。

  但朱世弘對此并不樂觀“你怎知父皇不會把他當作孽種看待?”

  這話說得簡依人的心頭又是一沉。是啊,孽種,這個詞聽來何其驚心,何其傷人,但…也不能說不是事實。

  “或者…你先幫父皇想辦法平息了皇都之,父皇高興之下,事情或許可以有轉機。聽說六部新任的官員們不足以服眾,那些舊又蠢蠢動開始鬧事,而父皇身體又每況愈下,無法再多出心力管理…對了,御膳房那些有毒的藥膳…”

  “早就停了,不過父皇的身體的確因此元氣大傷。”

  “所以啊,你就更不該袖手旁觀,你好歹也是施南的皇子,對施南有一份不可推卸的責任,世文若還在世,也必然會這樣勸你。”

  見她清澈的眸子溫柔地望向他時,朱世弘嘆道:“你難道忘了,我曾在父皇面前斷指明志。”

  “那是你傻。哪有拿自己身體去發誓的?身體發膚受之父母,不敢毀傷,孝之始也。再說,你若真的像你那誓言當中所說,是個不忠不孝、不仁不義之徒,我當初為何要委身于你?”

  一番話說得他蹙緊眉頭,沉默了下來。

  見他似是被說得心動了,簡依人打鐵趁熱繼續說:“不然,你去宗將軍那里走一趟。一份手諭未必能說動宗將軍,他向來只聽你的,而且在這世之中,他必然會特別謹慎小心。”

  朱世弘又想了一陣,問道:“你跟著我一起去嗎?”

  聽他終于松口,她盈盈一笑“我現在要小心安胎,怎么能跟著你東奔西跑?你放心,回頭叫微塵過來陪我,又或者通知我爹一聲,讓他派人接我回去,由容妃來陪著我也行。就讓世瀾跟著你回去,等皇都的事態平定了,你再決定下一步棋要如何走,這樣,起碼也不違背你的道德良心。

  “你自己或許沒有發覺,這幾你總是睡不安穩,翻來覆去的。我知道你心中始終放不下施南,放不下父皇,否則這三百里的距離并不算遠,你我完全可以逃得更遠些,更不怕追捕。既然如此,又何必勉強自己不聞不問呢?”

  他猶豫著,態度已經松動“我這一走,至少又是一個月無法相見。”

  她摸著他的臉頰,像平他對她做的那樣,柔聲說:“這么多年我都等了,還在乎再多等這一個月嗎?”

  他長長一嘆,輕輕抱著她“依人,以前我說你是我心頭的風箏,其實我說錯了,我才是你手中的風箏,無論我飛到哪里,那線永遠都牢牢地牽在你的手里,我又怎么舍得高飛遠行?”

  天闕三十四年,皇權幾度風波更迭,兩位太子一廢一立之后,一位圈,一位下落不明。朝堂動,時局詭譎。四方風云蠢蠢動,大有風雨來之勢。

  前太子朱世隆在修德宮內運籌帷幄,調集了一批太子的死忠之士,圍住了皇宮,企圖宮篡位。

  就在陰謀幾乎就要得逞之際,失蹤多的二皇子…即新立太子朱世弘忽然親率大軍,浩浩地圍攏在皇都四周,令其不敢妄動。

  而四皇子朱世瀾從城外密道潛入皇宮,得到皇帝的圣旨,抓盡太子余孽,總計大小辟吏二十七人。終于魑魅魍魎皆已肅清,將這場風波平息下去。

  但,一切似乎仍未結束。

  “二哥!”朱世瀾追上正要上馬的他,急忙問:“你這就要功成身退啊?”

  “你想讓我做的我都做了。不走,留在這做什么?”朱世弘冷冷地看著他說道。

  “你還真是倔脾氣!”他一把拉住他“你過來,我帶你去見個人!”

  他拉著他一轉身,一輛剛剛駛到的馬車就停在幾丈之外,從馬車上走下一名拄著拐杖的花甲老人。

  看到那人時,朱世弘的心似被人狠狠地砸了幾下,為自己的不孝而懊惱,雙膝一軟便跪了下去,但是嘴卻倔傲地不作任何回應。

  那老人怔怔地望著他,緩步走近他身前,目光移到他那只戴了皮手套的左手,眼皮一跳,啞聲叫道:“世弘…還不肯和爹回家嗎?”

  這一聲,并非皇帝與太子之間的君臣對話,而是一位垂垂老者對他唯一可以依靠的兒子發出的呼喚。這聲呼喚雖然輕,卻讓朱世弘的心底刺痛難耐,不叩首并出聲喚道:“父皇…兒臣不孝…”

  朱禎裕蒼老的大手撫向他的后背“幾個孩子之中,其實你最像我,骨頭硬得想讓人狠狠敲打幾下,讓你吃吃苦頭。我遲遲不立你為太子,并非不知你的才能在世隆之上,而是你太過剛硬倔傲,做任何事都不夠圓滑,還會先將自己置于生死抉擇之地,這豈是君主該有的風范?我很怕這種脾氣會毀了你。”

  “兒臣知道父皇是為兒臣好…”“不,你不知道。這些年你心頭一直著一口怨氣,想在我面前證明自己、揚眉吐氣。而世隆一直想要奪權,我其實對他不抱什么希望,只盼他能平淡終老,但沒想到他竟一錯再錯,連我給他安排好的后路都要自己斷絕…”

  提到大兒子犯下的錯誤,朱禎裕神情傷感,幾乎下淚來。

  “我知道你是一國之主的最佳人選,而世隆又無藥可救,所以才由著你去布局設計,將你推上太子寶座。可你不要怨恨父皇拆散你和依人。畢竟你是即將稱帝的人,做父親的怎么能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兒子背上如此沉重的污點?”

  朱世弘默然無語,不知道父皇特意跑到城外來和自己說這番話的真意到底是什么,但提到簡依人時,他還是情不自地僵了面容。

  朱禎裕怎可能看不出他的表情背后所隱藏的心意,無奈苦笑一聲“你啊,到現在脾氣都還是這么硬。”重重地在他的肩膀上拍了幾下,用拐杖向前一指“若是我愿意把她帶回去,你是不是也肯回家了?”

  他不解地看去…只見那輛馬車的車簾從里面掀開,一張光四的面容正笑地看向這邊。

  他驚喜非常,訝異地看著父皇“父皇這是…”

  “朕總不能讓朕的孫兒落宮外吧。你們倆的事情就由你和禮部去頭疼吧,終歸是要給天下人一個代。朕老了,也無力再去想這些事了。世瀾,你扶著朕去那邊看看風景。”說著,朱禎裕跟著朱世瀾緩步向別處走去,讓小倆口說話。

  朱世弘幾步奔到馬車前,一下子握住從馬車中伸出的一雙柔荑,薄責她“這么大的事情,怎么事前也不透點口風給我?你幾時和父皇接觸的?”

  簡依人嘟起紅嗔道:“看見父皇的人馬突然圍住院子時,我也嚇了一跳,哪還有機會再給你送信?”

  她接著貼近他的耳畔小聲說:“看你剛才那副樣子,臉冷得嚇死人了,有幾個做父親的愿意讓兒子這樣對待自己?父皇現在對你真是又愛又氣。難為他是一國之君,又為人父,這么辛苦地給你搭個梯子,你啊,也就不要再高高在上的,趕快下凡來吧。”

  他噗哧一笑“什么梯子?不過是父皇想皇孫想瘋了,你我現在才得以‘挾皇孫以令天下’。你可要爭氣些,生個皇子出來,好徹底解了父皇的心結。”

  “當然,我連兒子的名字都想好了。”她得意地一笑“就叫念文。”

  “念文?”他一怔,忽然覺得她過于清亮的眼底,似在一瞬間氤氳出霧氣,心頭也是一軟,握緊她的手,沉聲應道:“好,就叫念文。”

  回過身,遠遠的還可以看到父皇的背影,融在天邊的夕陽暮色中。

  在遙遠的彼端,晨曦的光芒正在醞釀。

  當初那三生三世的許諾,其實并非他的信奉和想望…生于此世的蕓蕓眾生,誰又會真的去求那虛無縹緲的三生三世?

  今生,唯愿緊緊抓住這一世的幸福,便不再有憾。

  他緊緊牽住伊人的手,柔聲道:“依人,我們回家吧。”

  《本書完》
上一章   狡狐儲君   下一章 ( 沒有了 )
二當家請上轎嚴選大丈夫愛情習題一加美人戀飛鷹 美人戀飛鷹 超齡妻告別孤單情牽來世狂戀貴公子獵色情郎
免費小說《狡狐儲君》是一本完本言情小說。更多好看的免費言情小說,請關注午休小說網的“完結言情小說”專欄或全本小說排行榜。
完結小說狡狐儲君TXT下載的所有章節均為網友更新,與免費小說網(www.jxldls.co)立場無關。
飞艇开奖记录 博远棋牌最新版v1.6 全家加盟如何赚钱 赖子麻将速成技巧 彩票赚钱吗 新贝彩票群 极速十一选五计划软件手机版 房建施工方哪个环节赚钱 幸运飞艇精准回血计划 pk10必赢客好用吗 时时开奖直播软件下载 帮学生回答问题赚钱 大学生要怎样赚钱 迅雷赚钱安卓软件 宝马线上娱乐mg 北京赛车pk10现场直播 重庆快乐十分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