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習題一加一 第十章
午休小說網
午休小說網 玄幻小說 武俠小說 仙俠小說 都市小說 言情小說 歷史小說 軍事小說 穿越小說 網游小說 科幻小說 靈異小說 同人小說 競技小說 重生小說
全本的小說 嬌妻物語 小姨多春 孽亂村醫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畸愛博士 雪白嫂子 留守村莊 走村媳婦 鄉野情狂 官場小說 經典名著 笑話大全 綜合其它
小說排行榜 人面獸醫 女友出軌 婦科醫生 三人同床 惹火鄉村 合家情緣 若母癡欲 殘花敗柳 慈母憨兒 女友故事 偵探小說 現代文學 短篇文學 熱門小說
午休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愛情習題一加一  作者:季映璇 書號:46097 更新時間:2019-11-14 下一章 ( 沒有了 )
第十章
  如果看清對方百分之九十的缺點,并且因為愛他而可以忍受時,才可以同他結婚,否則如果只是看到百分之九十的優點就愿意與他共度一生時,可能就會發現結婚后便成了百分之九十的缺點,到時候將會令人無法忍受,而婚姻也將變成一場災難。

  最近,程映蓁正忙于找出陳思安的缺點,并且還一本正經的告訴他,一定要找出他所有的缺點,才肯嫁給他。

  此話一出,引起了眾人的質疑,認為她是故意刁難陳思安。不過,話又說回來怎么有人會專找未來夫婿的缺點呢?那不是鼓勵他“使壞”嗎?坦白說,他們真有點不明白程映蓁葫蘆里在賣什么藥。

  程映蓁的這項決定可影響了許多人,首當其沖的,除了思安外,還有鐘皓宇和湘萍這對早已訂了婚的未婚夫。兩家的長輩堅持要兩對有情人在同一天辦喜事,辦一場熱熱鬧鬧的婚禮,偏偏卡在程映蓁這關。只因她始終不肯點一下頭答應陳思安的求婚;害得一票相關人等保持高度的待命狀態,只等她一點頭,就把她架進禮堂去。

  但是,目前為止,根據程映蓁的觀察,陳思安的缺點實在是不多。他愛干凈又不懶惰,凡事相當有責任感,更不會花心,當然年少輕狂的過去不列入考慮范圍,脾氣也是好得沒話說。坦白說,一個男人能夠如此,那還有什么好挑剔的?何況他有錢有才華,一輩子也餓不死。

  可是,一個好到幾近完美的男人,誰不會擔心他是“金玉其外,使壞其中”?婚前是十足十的新好男人,婚后卻變成十惡不赦的大沙豬,她才不想冒這險。所以,她必須好好的觀察一段時間才可以。

  這一天,徐晰凡的家中三缺一,他們找了陳思安去湊一腳。在場的人有華韻的總經理龔君辰、徐晰凡、鐘皓宇,還有幾位圈內人士,一下子就開了兩桌廝殺起來。

  不擅此道亦不好此道的陳思安只打了一下子,就和一位名歌手換,不打算繼續。

  餅沒一下子,鐘皓宇也和人換了下來,坐在沙發上休息。

  “怎么不玩了?”陳思安看著兀自著煙的鐘皓宇。

  “不玩這種的,勞民又傷財,還是以前和朋友賭賭消夜、午餐來得有趣多了。”

  “對啊!”陳思安想起大學時代賭牛面的光景。

  “我看你心神不寧的樣子,出了什么事嗎?”鐘皓宇偏頭看他,只見他拿起一煙點上“芳蘭從醫院逃走了,還揚言要殺了小蓁。”

  “什么?”鐘皓宇大驚失“她怎么逃走的?醫院管理得那么嚴。”

  “我也不知道,是蔡家的人打電話來我才知道的。”陳思安重重的出一口煙。

  “那她現在躲在哪里?”鐘皓宇著急的問,這么說來,映蓁豈不是很危險。

  “我家。”陳思安優閑的答道。

  “那你不害怕嗎?現在小蓁也住你家。”鐘皓宇開始懷疑陳思安的腦部構造了。

  “怕?”陳思安冷笑“我已經怕死了!所以連大哥我都把他請回來。”

  “你大哥?沒那么夸張吧?芳蘭不過是精神病患而已,需要出動思華哥嗎?”陳家的老大是出色的情報局干員,讓他來對付蔡芳蘭,未免太大材小用了吧!

  “別忘了,她可是一個有暴力傾向的精神病患哦!”陳思安糾正他“她是一顆隨時都可能引爆的炸彈,需要有人盯著,總不能叫那些警察住進我家監視,那不是擺明了讓她有所防備,正好我大哥最近休假,所以他是最佳人選。”

  “這實在是大材小用、浪費人才。”鐘皓宇不甚贊同。

  “但是陳老大可是頗樂在其中,你就別瞎心了。”陳思安拍拍他的肩。

  “真搞不過你們兩兄弟,其實你們就讓精神病院的人來帶走她不就得了?”

  “萬一她再溜出來怎么辦?為了一勞永逸,也為了小蓁的安全,我和大哥不得不大費周章,非得抓住她的罪證不可。”思安道。

  “哦?你們有什么好的方法嗎?”鐘皓宇聽他這么一說倒頗感興趣。

  “這個嘛…先保密。”陳思安微微一笑。

  程映蓁整理著即將要的專題報告,四周散置著列印好的原稿,生人勿近,怕了秩序。

  只見紙張如雪花般散落,都怪她太粗心,沒事先編好頁碼,這下可好,有得她忙了。這么一堆東西,要整理可要好一段時間哩!

  門上一陣輕敲,程映蓁頭也不抬的喊了一聲:“進來!”

  門馬上被推開,一個怯怯的聲

  音傳來:“小姐,夫人要我送冰糖雪耳來給你。”

  “嗯,擺著吧!我待會兒再吃,謝謝。”程映蓁拿著鉛筆忙著編頁碼。

  “是的。”一陣輕微的聲響,接著是開門出去的聲音。

  不知為什么,程映蓁就是不喜歡這個來代班的女傭,總覺得她老用一種奇怪的眼光盯著她看,而且,有時還會說些很奇怪的話。她把這種感覺告訴陳思安,他卻老是說這個女傭是個輕微智障者,別把她放在心上,可她就覺得這女傭不對勁兒。

  而躲在門邊,偽裝成女傭的蔡芳蘭,眼光兇惡的看著門內那個使她與陳家少失之臂的小女孩。若不是她,此時此刻,自己也不至于如此狼狽,喝冰糖雪耳的人也就是自己了。

  看到程映蓁這個女人,她就一肚子氣,這個黃丫頭一個人占盡了陳家上下寵愛的眼光,連向來不茍言笑的陳德生都因為她而笑口常開。

  也許她是有點才華,但也不代表她就能夠擔當大任。而陳德生居然要栽培她,讓她坐上陳氏企業副總裁的寶座,做陳思安的左右手。她就不信憑一個毫無社會經驗的黃丫頭,能成得了什么氣候,紙上談兵的玩意兒可是靠不住的。

  不過沒關系,這個丫頭很快就會沒命了,想喝冰糖雪耳?下地獄去喝吧!

  蔡芳蘭如是想著,帶著含恨的目光離開。渾然不覺在暗處正有雙銳利的眼睛觀察著她。

  陳思安將手上的公事包交給管家,很快的來到書房找映蓁。

  “別動!”他才一進門,程映蓁就氣的喊住他。

  他聞言,動也不敢動。一低頭,就看到地的紙張,蹲下身子一看,才發現是程映蓁奮斗好久的報告。“你這是在干嘛?曬紙嗎?”

  “才不是!是我忘了把頁碼編上,現在正在排頁碼。”

  “那在電腦上重新編頁碼、重新列印不就得了?”陳思安敲敲她的額頭“你這樣子未免太浪費時間,而且紙張都已經臟了,報告裝訂起來也不美觀啊!”“可是我們打字的時候,沒按順序頁數打字。”程映蓁也是頗感無奈,誰教她是組長,要負責收尾。

  “重新編輯就好啦!”陳思安摟著她的肩,來到電腦的旁邊“你們存檔的磁碟片在哪里?還有,底稿也給我。”

  “在這里!”程映蓁拿出一盒磁碟片和一本筆記本。

  “這是很實用的一種方法,你一定要學會哦!否則,就變成電腦白癡了。”

  陳思安一手操縱滑鼠、一手輕敲鍵盤。

  “沒想到你不是電腦白癡嘛!”從螢幕上看到原本毫無秩序的報告一頁頁的被重新排列,連字體也統一了。

  “本來就不是,我的近視就是學電腦得來的。”陳思安推推鼻梁上的眼鏡。

  “那你有時候怎么沒戴眼鏡?”程映蓁自動的幫忙打開印表機電源。

  “戴隱形眼鏡嘍!重度近視戴隱形眼鏡比較好。”陳思安讓電腦執行列印。

  程映蓁坐到他的大腿上,摘下陳思安的眼鏡,觀察了老半天,又把眼鏡戴上。正當陳思安想問她在看什么時,誰知她重重的嘆了一口氣說:“我發現你不應該戴隱形眼鏡,那太浪費、也太不環保了。”

  “為什么?”陳思安一頭霧水。

  “因為你戴眼鏡比不戴眼鏡好看多了。”程映蓁振振有辭的說道。

  “那跟環保有什么關系?”陳思安這下更胡涂了。

  “美化市容嘛!呆子!”程映蓁打了他一下,神情充淘氣。

  “你喲!老想些有的沒有的。”陳思安真是拿她沒轍。

  “你昨天不是和鐘大哥他們方城之戰去了嗎?今天精神怎么還這么好?”

  “我和皓宇半途就溜了。我們好久沒有兩個人促膝長談了,聊了好多事。”陳思安把她輕輕地環在前“他說不打算再唱了,演藝圈越來越復雜,他有點不能適應。”

  “那很好啊!我覺得鐘伯伯很需要鐘大哥的幫忙。”程映蓁卷著陳思安的領帶,然后又把它松開,神情專注地玩著那條頗為高級的領帶。

  “別提這個了。”陳思安親親她的臉頰“告訴我,你找到了我百分之九十的缺點了嗎?還是只找到了百分之九十的優點?”

  “我覺得愛情會使人盲目。”她拉下他的領帶,解開上衣第一個扣子。

  “所以你找不到我的缺點?”他已經可以猜到她要說什么了。

  “對呀!你怎么知道?”程映蓁一副崇拜的表情。

  用膝蓋想也知道!不過,他是不會說出來的,他拍拍她的頭,將執行列印堡作完畢的電腦關機,然后神秘兮兮的告訴她:“我有東西要給你,你想不想看?”

  “當然要!”好奇寶寶的程映蓁焉有不一探究竟的道理。

  “跟我來。”陳思安牽起她的手。

  尾隨陳思安一路來到車庫,程映蓁試圖從他的口中套出一些話,誰曉得陳思安的嘴緊得像蚌殼似的,硬是不吐出一丁點的線索。

  “把眼睛閉上。”他們來到車邊,思安吩咐著。

  她照做了,只聽見開關車門的聲音,接著,他又說:“把眼睛張開吧!”

  程映蓁眼睛一睜開,就看見一團像雪花般白得刺眼的東西在陳思安懷中動,也不知是什么東西,好像是某種小動物。

  “荳生了三只小貓咪,每只都好漂亮,所以我跟皓宇要來給你。”陳思安將那團雪白的小東西放進程映蓁的懷里。

  “真的是小貓咪耶!”三只小貓都有一身白和藍色的眼睛,程映蓁興奮極了,摸摸這只又摸摸那只,還親了親它們。

  三只貓咪彷佛感受到她的親切,紛紛用舌頭表示親熱,得程映蓁咯咯地笑著。

  這一天晚上,陳思安趁著眾人睡時,溜進程映蓁的臥房,卻發現三只貓咪分別占據了程映蓁的頭頂、肚子以及他的枕頭。

  這三貓一人睡得正香甜,貓咪還細聲細氣的打呼,讓陳思安不由得輕笑出聲。

  占據枕頭的貓咪被他的笑聲吵醒,不悅地喵嗚一聲,睜著惺忪的睡眼爬到頭柜上的臺燈下,繼續呼呼大睡。

  他和程映蓁同共眠,早已是陳家上下都知道的公開秘密,話雖如此,他依舊不會在就寢時間大大方方的踏進程映蓁的房門,總要到夜深人靜的時分才進去,舒舒服服的躺在上,欣賞程映蓁如天使般純潔的睡容。

  他傾身親吻她的睡臉,掀開被子躺下。才一落枕,那只睡在程映蓁肚子上的小貓就跑來睡在他頭頂;他用指頭搔搔它的肚子,貓兒咪嗚的叫了一聲,又沉沉的睡去。

  睡的程映蓁彷佛知道他的來到似的,很快的偎了過來,身子蜷在他的懷里,咕噥了一聲:“晚安!”

  陳思安摟著她的身子,嗅著她的發香、體香,沒多久也睡著了,渾然不覺有雙又嫉又恨的眼光從門了進來。

  沒有經過年輕人的同意,鐘家、陳家和程家的長輩們擅自決定了四個人的婚期。也不管程映蓁還沒點頭、湘萍有廣告片約在身、皓宇正在籌備演唱會、陳思安在整頓公司。反正,這婚事讓年輕人去決定,肯定是遙遙無期,倒不如他們這些當長輩的做壞人,趕緊把婚事辦一辦,省得夜長夢多,橫豎這兩對小鴛鴦早就是如膠似漆了,大概變卦的機率也是零,籌辦婚禮一點也不嫌太早。

  “什么!?”聽聞長輩們把婚期訂在圣誕節那天,程映蓁差點兒被口水嗆到。

  “看來,他們是想婚了。”鐘皓宇無奈地看了看其他三人。

  “喜帖印了,禮餅也訂了,我看這下子是趕鴨子上架。”陳思安也無能為力。

  “我還沒畢業耶!結婚會很麻煩的。”程映蓁陷入了深思中。

  “我和公司的約也…唉!這下子…”何湘萍已經快昏到了。

  四個當事人聚集在程映蓁的臥室內磋商,想找出個最恰當的解決之道,不管如何,畢竟每個人手上目前都有工作,不可能馬上進禮堂。尤其是鐘皓宇,圣誕節當天要在香港紅磡體育館辦演唱會,票已經都賣完了,如何能臨時取消呢?何況這場演唱會耗資千萬,不可能說取消就取消。

  “我們那天干脆來個惡缺席好不好?沒有新郎新娘的婚禮,就不算婚禮,那我們就可以暫時解除危機啦!”何湘萍建議。

  “這樣子不行!”陳思安立即否決“結婚并不只是我們的家務事,一旦帖子發出去,就會變成政商和演藝界的大事。”

  “這倒是真的。”鐘皓宇點點頭。

  “我看最好的辦法就是阻止他們一切的婚行動,給他們一個期,告訴他們我們并不是不想結婚,只是時間不許可而已。”程映蓁說出自己的想法“然后,大家各忙各的,等事情告一段落再來想下步該怎么辦?至少,鐘大哥的演唱會落幕了,湘湘的片約還清了,我也考完期末考,陳思安的工作也有一個頭緒。”

  眾人一致贊成,決定要分工合作,重點式個個擊破,以粉碎長輩們的秋大夢。

  另一方面,從得知程映蓁即將嫁入陳家,做陳家的少開始,蔡芳蘭心中也暗自決定要提早執行她的計劃。

  看陳家上上下下全充斥著喜氣洋洋的氣氛,整修的工匠來來去去,全為了一個毫不起眼的小女孩,蔡芳蘭不妒火中燒,不知道自己是哪里輸給了她。而且她最近又受到神秘人以電波傳達的訊息,要她救陳思安,否則遲了就再也無法挽回陳思安和眾人的心。因為,她覺得程映蓁最近正用藥物在控制著陳思安的心神…

  程映蓁將老爸精心調配的藥材倒進鍋里,加進了適量的水,蓋上鍋蓋用小火熬著。據老爸說,這帖藥是治胃病的,

  絕對無副作用。而思安吃了之后,最近似乎也不再常常抱胃了;所以,她也樂得不厭其煩的天天熬給他喝,搞得屋子全是中藥特有的香味。

  她離開了廚房,才一踏進地下室,就聽見思安捧腹大笑的聲音,她飛奔而至,只見兩只貓兒在打架,一只在旁邊提起前爪,似乎在…加油!?

  她在思安身邊坐下,兩只貓咪打得正起勁,沒空膩過來撒嬌,另一只則好像真在搖旗吶喊般也沒空理她。

  “它們在干嘛?”她好奇的問。

  “打架嘍!小動物都會像這樣子玩鬧在一起,就像我們小時候會和兄弟姊妹打架一樣。”陳思安眼睛看著貓咪,嘴巴忙著解釋:“最好笑的是,它們還沒上場的就自動擔任啦啦隊。”

  果然,沒多久,一只自動退場,另一只加入戰場,退場的那只則舉起前爪拍打著地板,真的像在幫場中的兩只貓兒加油似的。

  “它們是怎么打起來的?”看樣子,似乎打很久了。

  “剛開始是咬喵喵的找喵喵玩,喵喵不甩就亦步亦趨的卯起來咬喵喵的,喵喵氣不過,反身回來就咬,兩只就咬成一團啦!”陳思安笑道:“至于貝貝就負責擔任啦啦隊,就是你現在看的樣子。”

  “你就這樣冷眼旁觀?”程映蓁指著在地上滾成一團的貓咪。

  “嗯!”陳思安不經意地點頭,然后,一把撈起三只小貓,一溜煙的遠離地下室,還拼命地嚷道:“媽咪生氣嘍!我們趕快逃吧!”

  趁程映蓁還沒追上來,他把貓咪放在地上,煞有其事的吩咐道:“你們待在這里攔住媽咪,爹地先走一步嘍!懂不懂?好乖!”

  接著,他閃進書房,從門瞧見貓咪正圍住映蓁咪嗚咪嗚的撒嬌。

  聰明!陳思安得意的把房門合上。

  蔡芳蘭將瓦斯爐火開至最大,不一會兒工夫,鍋中的水就快燒干了。她將爐火關上,不佩服起自己了。這么一攪和,她就不信程映蓁有本事熬出藥來害陳思安;想控制陳思安,下輩子吧!

  蔡芳蘭將預藏起的水果刀拿出來,放在石上繼續磨著,吱吱作響的磨刀聲令人從心里頭發,她打算用這把刀終結程映蓁那條命。

  “小蘭啊!你在磨刀子啊!刀子不利了嗎?”管家伯伯站在廚房的后門問道。

  “是…是啊!蔡芳蘭手忙腳的停下手上的工作“管家伯伯,您有什么要小蘭做的嗎?”

  “哦!沒什么,只是夫人吩咐,今兒個要給程小姐燉湯,天冷了,程小姐身子骨單薄,得多補補。”管家和善的說:“你這會兒有空就先燉吧!”

  “好!”蔡芳蘭匆匆的抹了抹手,連忙從冰箱拿出預先處理好的

  “那我先出去了,麻煩你了,小蘭!”管家走了出去。

  避家走遠后,蔡芳蘭重重的吐出一口氣。好險!她連忙將刀子藏好,拿起雞腿放進鍋里,放水、放姜,忽地,她靈光一閃,又加進了一樣莫名的東西。

  “對不起,我把你的藥燒得太干了,只剩下三分之一不到的分量了。”端著裝了藥的杯子踏進書房,程映蓁充歉意的說道。

  “沒關系,這樣全是華嘛!”陳思安把杯子接了過來,安慰著她。

  “可是,這不是很苦嗎?”程映蓁看他眉頭不皺一下的全喝下肚子去了。

  “喝到肚子里就不苦了。”陳思安合上公文夾“走!我們去散散步。”

  “好!”她高興的點頭。

  兩人手牽著手走出書房,正巧在途中遇上端著湯的蔡芳蘭。陳思安看都不看一眼,大手一揮冷冷的說:“你自己煮的就自己吃吧!小姐不吃。”

  說完,他拉著程映蓁就走,兩人來到了花園中的小涼亭,管家在那兒等著。

  “少爺、小姐!”管家必恭必敬的微微欠身。

  “有事嗎?”陳思安望著他。

  “老爺有些事要我轉達給少爺知道,是否可以借一步說話?”管家不著痕跡的向陳思安使了個眼色。

  “好!”陳思安頷首,轉向程映蓁“你先到溫室那里等我好不好?我隨后就到。”

  “好呀!不過,有句話我可不可以告訴管家伯伯?”程映蓁轉著慧黠的大眼問道。

  “請吩咐,小姐。”管家心中疑惑地看著她。

  “那請伯伯的頭低下來一點點,這是我們的秘密,不可以讓小扮知道。”小扮是陳家人在程映蓁前,對陳思安的稱呼。不過,這話一出。連陳思安的神色都不對勁了。

  “是的,小姐!”管家依言把頭低下。

  程映蓁靠近管家的耳畔,小小聲的說:“思華哥哥,你胡子貼的雙面膠跑出來和我說哈羅了啦!”

  “你…”管家的手立即往臉上一探,果然…

  她向管家眨眨眼,蹦蹦跳跳的走開了。

  “她知道了。”偽裝成管家的陳家老大陳思華苦笑著。

  “她也知道芳蘭的陰謀了。”陳思安說出另一個訊息。

  “娶了她以后,你千千萬萬要安分一點,這丫頭可不是省油的燈。”陳思華若有所思的望著她的背影。

  “豈止不省油,簡直是耗油極了!”陳思安聳聳肩“怎么樣?事情有變化了嗎?”

  “照顧好她!懂嗎?”陳思華指著不遠處的程映蓁“那個人已經開始有動作了。”

  “我知道了!”陳思安點頭。

  “別對她心存同情,她今天會變成這樣絕對不是你的錯,感情沒有絕對的誰對誰錯,更何況,她絕對不是因為得不到你才導致精神異常。”陳思華看得出么弟眼底深處的困擾。

  “謝謝你,大哥!”陳思安點頭,眼神有些釋然。

  “你一直都為了我們整個家族而活,但總得為你自己想想;責任有完成的一天,但幸福卻是源源不絕的。小蓁是個好女孩,你的選擇是對的。”他拍拍小弟的肩。

  陳思安看著偽裝成老者的大哥,微微一笑。

  大哥是家族中的叛逆者,行事從來就不曾按牌理出牌,但家族內只要有人發生了什么困難,總是由他出面來化解,若不是他暗中的幫助,許多事都不可能那么輕易解決。

  人各有志!差他六歲的思華曾如是的告訴他,而今他也用自己的雙手打出了一片屬于自己的天空。

  程映蓁和三只愛貓正趴在溫室里的朝鮮草皮上玩耍,享受冬日的溫暖。

  溫室里的溫度清怡人,玫瑰和蝴蝶蘭、卡多利亞蘭各自悠然綻放;據花匠說,等到分時候就會把玫瑰移植出去,讓它們享受自然的天地華。

  程映蓁微微嘆了一口氣,聰明如她,早察覺陳思安近來的異樣,更注意到那個奇怪的女傭和管家。雖然陳思安以為她什么都不知道,但她已經利用自己的聰明及敏銳觀察力得到了許多訊息,再經過一番歸納推理,因此清楚了整件事情的大概。

  她真的不明白,自己的生命真有那么值錢嗎?為什么,一個素昧平生的女子不惜一切、不擇手段的要殺他?

  靶情是你情我愿的事,好比鍋和蓋,得兩相符合才能真正發揮作用。既然陳思安不愛那個蔡芳蘭,那她為什么就一定要殺思安所愛的人呢?

  蔡芳蘭活到這么大的歲數,應該了解感情這檔事是強求不來的呀!

  她長這么大,沒見過這么進、偏執的人,天涯何處無芳草,何必為了一株草,放棄了整片草原呢?更何況,這株草事實上也不怎么樣嘛!

  陳思安踩在軟軟的朝鮮草皮上,不想到程映蓁短短柔柔的頭發就像這些草皮一樣柔軟。看她趴在上頭,身穿綠色的衣、牛仔,和貓兒嘻鬧著,還真會令人誤以為她是躲在朝鮮草皮中的頑皮精靈呢!

  “很舒服對不對?”他才一落坐,她纖細的臂膀已環上他的肩,將他拉倒。

  貓兒全爬到他身上撒野,他也一把將程映蓁拉進懷里。

  “好舒服!”陳思安把臉埋在她的頸項“你身上有青草的香,好香。”

  程映蓁聞言也非常慎重其事的在陳思安身上嗅了嗅,卻只聞到古龍水優雅高貴的氣息,她失望地回道:“好可惜,你身上只有香水味。”

  “沒關系,待會兒就有了。”說完,他吻住了她的,啜飲她瓣中的甘美。

  蔡芳蘭躡手躡腳的來到溫室,就看見有人正在里頭上演限制級鏡頭,只見兩人吻得難分難舍,從服裝可確定出這兩個人是陳思安和程映蓁,說

  什么她也不會認錯,還有那條“Levis”牛仔更是程映蓁的注冊商標。

  哼!陳思安真的是鬼了心竅,才會被這個女人吃得死死的,久久不能翻身。

  在溫室里,情過后的程映蓁已讓濃濃的倦意包圍住,她躺在柔軟的草皮上,漸漸進入了夢鄉。

  陳思安見她已睡,便悄悄的起身,戀戀不舍的望著她因情而泛紅的粉頰,下外套蓋在她的身上,低語:“睡一下吧!這樣對你比較好,你的生命中不該有這些恐怖的經驗。”

  陳思安悄悄地退了開去,在他前腳剛踏出溫室,惡魔的羽翼便已伸至。

  蔡芳蘭見陳思安離開后,便悄悄的跨進了溫室,

  冷眼的看著睡中的程映蓁天使般潔凈無瑕的睡臉。為什么她連睡著了,都那么惹人憐愛?蔡芳蘭既妒又恨的眼中閃著怨毒的光芒。

  她舉起手上的水果刀,刀子在陽光的照耀下閃著刺眼的光芒。結束了,思安終于還是屬于她的了。她得意的大笑,眼里泛著血絲,絕俗的容貌猙獰的扭曲,幾綹發絲垂在頰邊,更突顯了她可怕的容顏。

  這時,一道拉動枝保險的聲音讓她從瘋狂的情緒中回過神來。她回頭一看,竟看見剛剛離開的思安正用一把手指著她。他的眼神冷冷的,嘴角揚起的弧度也冷冷的。

  蔡芳蘭頓時呆住,一雙眼轉為空無神;而這時候,陳思華也走了進來。

  “一切都結束了,親愛的,你有權保持緘默,但你所說的每句話都將成為呈堂證供,蔡芳蘭小姐,我以預謀殺人及殺人未遂兩條罪名逮捕你。”陳思華輕松愉快的拿掉她手上的水果刀,為她戴上手銬,讓手下的人押走她。

  “結束了!”他從思安手上拿回手,松了保險。思安松了口氣,一把抱起睡中的映蓁,將她帶回主屋。

  望了眼天的夕陽,陳思華也大步的往主屋走去,也許他不應該那么快銷假上班,留下來喝他老弟的喜酒也不賴,還可以順道鬧鬧他的房呢!

  初時節,在花團錦簇的陳家大花園中,有一場轟動政商界和演藝界的婚禮。

  在牧師的證婚下,有兩對新人結為連理。到場的除了親朋好友外,更不乏政商名、演藝明星及大批大批的媒體記者。一時之間,鎂光燈閃爍,聲笑語不斷,周旋在眾賓客間的新人們是眾所矚目的對象,說他們是郎才女貌可是一點也不為過。

  另外,還有一個令眾人注目的焦點;那就是四只長得一模一樣,完全分不出哪兒不同的白色長波斯貓,重要的是,那三只小號一點的,居然以摔角慶賀婚禮!?

  當各大晚報皆可見到有關這場婚禮的報導和照片,其中一張最令人會心一笑的照片,就是那張有兩只小白貓扭打在一起,另一只小白貓舉著前爪好似在加油吶喊般,而那只大白貓居然在打呵欠的照片!旁邊還有幾行逗趣的標題——

  抱喜恭喜!新婚愉快!祝白頭偕老!這是我們的賀禮,喜歡嗎?喵——
上一章   愛情習題一加一   下一章 ( 沒有了 )
美人戀飛鷹 美人戀飛鷹 超齡妻告別孤單情牽來世狂戀貴公子獵色情郎替身寡婦花魁公主狀元陰大人
免費小說《愛情習題一加一》是一本完本言情小說。更多好看的免費言情小說,請關注午休小說網的“完結言情小說”專欄或全本小說排行榜。
完結小說愛情習題一加一TXT下載的所有章節均為網友更新,與免費小說網(www.jxldls.co)立場無關。
飞艇开奖记录 彩虹岛商人很赚钱 开个健身房怎么赚钱 连连中彩票官网 中医学中较赚钱的科室 天天棋牌app下载网址 大户人家游戏能赚钱 江西时时彩开奖号码 冒险岛刷什么图赚钱快 电脑捕鱼达人3d黑屏 网上传资料赚钱 刷彩app赚钱 如何手机拍小视频赚钱吗 鱼丸宝马奔驰下载 加盟澜记赚钱吗 斗牌德州扑克app下载 重庆幸运农场规律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