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戀飛鷹 上 第三章
午休小說網
午休小說網 玄幻小說 武俠小說 仙俠小說 都市小說 言情小說 歷史小說 軍事小說 穿越小說 網游小說 科幻小說 靈異小說 同人小說 競技小說 重生小說
全本的小說 嬌妻物語 小姨多春 孽亂村醫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畸愛博士 雪白嫂子 留守村莊 走村媳婦 鄉野情狂 官場小說 經典名著 笑話大全 綜合其它
小說排行榜 人面獸醫 女友出軌 婦科醫生 三人同床 惹火鄉村 合家情緣 若母癡欲 殘花敗柳 慈母憨兒 女友故事 偵探小說 現代文學 短篇文學 熱門小說
午休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美人戀飛鷹 上  作者:典心 書號:46095 更新時間:2019-11-14 下一章 ( → )
第三章
  轉眼四、五年的光景,嬌稚的小女娃兒,漸漸成為十二歲的少女,愈發亭亭玉立,借口來羅家問事或探訪,實則想一睹芳容的人,幾乎要把門檻都踩凹了。

  包有南方鏢局鎮威堂,與大風堂的勢力與能耐,僵持在伯仲之間,彼此爭奪案子,不但各不相讓,還有過不少沖突,最后連鎮威堂的堂主,大名鼎鼎的白發豪俠程鶴,都上門來興師問罪,眼看就要大鬧一番。

  正巧羅岳不在,羅夢出面招呼,對著程鶴盈盈福禮,清淺的微笑。

  那一笑,幾乎把程鶴的魂勾出來。

  別說是大鬧了,豪俠氣勢全消,在大廳里坐到太陽下山、月亮出來時,仍只顧著癡望著羅夢,好幾次都忘了回話,看得都出神,直到羅岳趕人,他才失魂落魄的離去。

  回到鎮威堂后,程鶴就病了,才沒多久時間,就病得只剩一口氣,群醫束手無策。家人都知道,他是染了無可救藥的相思病,只得來到大風堂央求羅夢,去見他最后一面。

  她翩然赴約,走到榻邊,對著程鶴笑著,輕言軟語的道:“程大俠,您可要保重身子。”

  話才剛說完,程鶴立刻跳起來,明明連棺材都擱著預備的人,瞬間生龍活虎,還喝喝哈哈的,中氣十足,當場打了一套拳。

  從此,程鶴再也不跟羅家相爭,甚至還處處禮讓羅家。偶爾上羅家拜訪時,只要見著羅夢,他甚至還不敢坐著。

  年過不惑的中年男人,卻為了一個少女而傾心,差點連命都送了,引得江湖上人們津津樂道,羅夢的美名更聲名遠播。

  大風堂益興盛,再加上沈飛鷹的保護,有如銅墻鐵壁,不識相的匪徒自然少了許多。

  只是,這世上,偏偏就是有人被貪字蒙了眼。

  那年正月十五,年味還濃著,京城里處處張燈結彩,夜空里煙花燦爛、鞭炮聲連綿不絕,人們都擠著出來看熱鬧。

  羅岳心情大好,舍不得拒絕女兒,于是就讓鏢師們陪同,加上沈飛鷹隨身護衛,才允許她出門看花燈,就怕她在家里悶壞了。

  直到月上柳梢頭,房門才被推開,沈飛鷹抬起頭來,呼吸微微一停。

  她換上新衣,是淡淡的月白色織錦,長發不再盤髻,而是以紅緞扎起。簡約的裝扮,更顯得她雙眸水靈,紅,肌膚宛如水凝,晶瑩得比月更美。

  “好看嗎?”羅夢碎步上前,在他身旁轉繞,頻頻追問。“你覺得好看嗎?”她不想再盤髻,想要看起來更成些。

  這幾年來,沈飛鷹己不再是昔日少年。

  他變得英武高壯、俊朗偉岸,是個成年男子。他的忠誠與武藝,讓不少人敬佩,也吸引不少女子,對他猛獻殷勤。嫵媚大膽的女人,直接與他調情;害羞的女子,則是派人送來情書。

  雖然,他全不理會那些女人,一心一意只守護著她。但是,每一回,她還是會覺得心里酸溜溜,才會在今夜換了裝扮。

  面對她的追問,他竟波瀾不驚,淡淡的回答。

  “這不該問我。”他甚至避開視線。

  “為什么?”她仰望著漸成的他,有些兒痛恨起,兩人年歲的差距。“我就是打扮給你看的。”她實話實說。

  沈飛鷹沒有回應,她的追問,倒是等得不耐煩的鏢師們,來到屋外張望,瞧見她的裝扮,全都叫嚷起來,驚得連連驚呼。“哇!哪來的絕世美人?”

  “這也是咱們大風堂的驕傲啊!”“美!太美了!”

  “己經不是小丫頭了。”

  “想當年,剛出生的時候,還是個小娃兒,大伙兒都輕手輕腳,就怕會碰壞了。”

  羅岳的反應最烈,虎目含淚,感動得連話都說不清楚了。“夢兒、夢兒…爹的心肝寶貝、爹好、好…”話還沒說完,他己淚面。

  “堂主,別哭啦,今兒個可是元宵節呢!”有人勸著。

  “好、好,不哭…我不哭…”羅岳點著頭,用大手抹淚。

  貼心的羅夢,走到父親身旁,攀著壯的臂膀,仰頭甜笑。“爹爹,走吧,我陪你去看花燈。”她舉起袖子,替乖乖蹲下的父親,擦去臉上淚痕。

  可是,羅岳一聽,更是涕灑滂沱,傷心得像是天都崩了。

  “爹爹也想去,但是,朝廷里來了人,要談一趟官鏢的事。”嗚嗚,他好想把那個官踢出門,開心的陪女兒去看花燈。

  “那么,我盡快回來,去買些吃食,就回來陪爹爹。”她嬌言軟語的哄著,抹干又涌出的淚水,納紗袖口早己半

  “好、好…”羅岳連連點頭,轉而望向沈飛鷹,雙手重重的擱在他肩上,用最慎重的表情、最認真的語氣,再三代著。“你可要好好護著她。”

  “屬下知道。”

  又是屬下,罷了罷了,隨便他。

  習慣了沈飛鷹的頑固,淚眼汪汪的羅岳不曾再試圖糾正他,只能看著眾鏢師們興致,簇擁著寶貝女兒出門,直到看不見了,才垂頭喪氣的往大廳走去。

  繁華盛世,百姓富足,節日自然極為熱鬧。京城里處處懸掛著紅紗燈籠,店家與攤販的花燈,各比奇巧,讓人目不暇接,不論是長衫飄搖的商賈店東。還是短衣褐布的勞動者,都樂在其中。

  玄武大街上人洶涌,馬行、香藥鋪、茶坊、酒肆等等,都競相點燈,其中龍門客棧的花燈最為出眾,門前還請來戲班子,名角登臺演出,引得人們駐足觀賞,叫好聲不絕于耳。

  明明是最該開心的時候,羅夢卻心有惆悵,在花燈的照耀下,望向身旁的沈飛鷹。光影在他深刻的五官上,來回變化著,唯有他的神情不改,隨時警戒。

  他并沒有看她。

  四周有很多人,為她而驚止步,還有幾個人看得出神、嘴巴開開,甚至被后頭的人推擠著,失足一個接一個,撲通撲通的被擠下大運河的支流里,仍一邊泅泳、一邊望著,連眼都舍不得眨,對這些她全都不在乎。

  因為,他沒有看著她。

  一如,每個人都夸贊她美麗,唯獨他沒有,不論她怎么問,他就是不說。

  偏偏,她最最在乎的,就是他的意見。

  人擁擠,他的大手始終護著她,沒讓任何人擠著她。她看著身畔的大手,臉兒莫名的嫣紅,更顯得肌膚白潤,因為突然醒覺,盤桓在心中的謎團,一顆心跳得好快。

  驀地,他像是聽見,她激動的心跳,終于低下頭來。

  四目交接的瞬間,仿佛萬籟俱寂。她望見他眼里的詫異,以及隱藏得太好的動搖,忍不住上前,往他懷中更踏進一步…

  “有了有了!”門圓胖的小女娃沖來,硬是擠入兩人之間,胖手舉得高高的。“夢姊姊,拿這個回去給堂主吃吧!很甜的!”被大力推薦的,是個被咬了一口的香糖果子。

  追在后頭的徐厚,還沒說話,就先賞了小妹一顆爆栗。

  “哇,好痛!”星星大叫。

  “笨蛋,你要堂主吃你咬過的東西嗎?”

  “不咬過,怎么知道甜不甜?”小小年紀,星星卻懂得據理力爭。

  “不行,再去買。”徐厚堅持,還轉過頭來,大嗓門變得小心翼翼。“小姐,還需要替堂主買些什么?”

  眼看沈飛鷹轉開視線,悵然若失的羅夢,單薄的雙肩下垂,輕聲回答。“咸熱的買軟羊、赤白子,再添些鶉、兔等野味;甜的就買金絲菟梅、香橙丸跟煎雕花。”

  “知道了!”

  “那香糖果子呢?”

  “你自己吃吧!”

  兄妹二人一邊吵著,一邊走向攤販,很快就沒入人,忙著聯手跟游人們搶著買食物去,隔著老遠還聽得見他們的叫嚷聲。

  她小小的手,握成粉拳,一時心如麻,就像是遇到一個最難解的謎,心中悶得發慌。幾次氣后,她抬起頭來,剛想說話,卻瞧見他神色一凜。

  原本陪同著,走在四周的鏢師們,動作快疾如風,轉眼間己圍靠過來,用人墻將她團團圍在中間,緊張的氣氛一觸即發。

  “是湖南七怪唯一的漏網之魚。”上官清云說著,視線緊盯著某個臉色沈、面黃肌瘦,衣衫破爛的男人。

  “上次行鏢,湖南七怪來搶,全都被兄弟們押送官府,就只有他逃了。”

  “來者不善。”

  “先擒下再說!”

  鏢師們簡短交談,話才說完,憑著多次出生入死的默契,已齊步上前,預備在最短的時間內,不驚擾游人下,將惡徒一舉擒獲。

  不同于眾人上前,沈飛鷹卻護著羅夢,不浪費任何時間,即刻就要離開。“回大風堂。”他言簡意賅。“你的安全最重要。”

  她心里一顫,話己經口而出。“是對你重要,還是對爹爹重要?”

  沈飛鷹沒有回答,將她抄抱入懷,施展輕功疾行。

  羅夢被護在寬大的衣袍下,花辦似的臉兒,受不住撲面而來的寒風,雙眼瞇如細細彎月,嬌怯怯的依偎著,他熱燙結實的膛,小手不自覺的扯著也的衣角,眷戀得不肯放開。

  花燈璀璨,卻不如他的雙眸,更教她著

  只是,奔騰了一會兒,還來不及回到羅家,沈飛鷹卻己經停步,抱著她直奔某條暗巷深處,京城里亮如白晝,卻只能照得巷內的磚墻隱約可見。

  這是一條死巷。

  沈飛鷹將她拉到身后,讓她緊貼在磚墻的凹處。她能感受到,他全身的每寸肌,都緊繃起來,隨時蓄勢待發。

  一陣詭異的笑聲響起,十來個黑衣人躍下,將巷口堵住,森森的視線,全盯牢了暗巷底的兩人。

  “這家伙腦子壞了。”

  “嘻嘻,是啊,竟逃到死巷里。”

  “天下聞名的大風堂,原來也不過如此。”

  黑衣人們說著,各自甩手,藏在袖中的長劍嗖聲而出,在昏暗中仍可看見,劍刀冰冷的寒光,讓人膽顫心驚。所有的劍尖,都指向同一方向。

  “先說清楚了,免得你死得不明不白。”帶頭的那個黑衣人開口,語氣輕松。“為了報仇,湖南老四用自己做活餌,而我們則是收了銀兩,要剮掉羅岳的心頭。”

  沈飛鷹的答案很簡單。

  “休想。”

  黑衣人們沒有發怒,長劍一抖,發出刺耳銳聲,直接攻了過來。

  倏地,沈飛鷹也敵。

  這是數年來,她首次看他出劍。往常,不論兇險大小,他總是不必用武器就能取勝,但是佩劍從來不曾離身。

  那也直接證明,此次的情況,比以往更危險。她眼看著,他的長劍幻出朵朵劍花,詫異于他的劍法,比她所見過的任何人都高妙,卻也深深擔憂著黑衣人們的長劍,出奇詭,但每一次進攻,都被擋退。

  劍刀擊的聲音,在暗巷中回,偶爾迸出火花,照亮某張猙獰的臉龐,隨即又變得昏暗不清。

  “媽的!”

  久攻不下,有人漸漸失去耐心。

  直到這個時候,羅夢才明白,沈飛鷹挑選死巷敵的理由。因為只有這樣,他才能憑著一個人、一把劍,獨自擋住,如水般襲來的攻擊,確保她的安全,不讓她暴在危險下。

  但是,敵眾我寡,即使殺手一個一個陸續倒下,剩余的殺手們聚會神的連番久攻,讓他終于漸疲態。

  每一次,利刃劃過他的皮膚。

  每一次,劍鋒切入他的血

  每一次,刀尖直刻他的骨頭。

  緊貼在他背后的羅夢,感受到每一次,攻擊時的震,仿佛感應到他的痛,全身也跟著發疼,淚水盈雙眸,一滴滴濡他的背。

  “再待下去,對我們不利!”帶頭的黑衣人,萬萬沒想到,對手竟如此難,橫身踏上磚墻,竄身前攻。

  就在同時,其余的殺手們,滑身揮劍而來。

  沈飛鷹長劍連擋,劍鋒灌足內勁,攻來的長劍不是被揮開,就是被擊碎,銳利的鋼鐵叮叮當當落了一地。意想不到的是,最后一個殺手,主動棄劍。詭笑著來,以身喂劍。

  中計了!

  沈飛鷹的臉色乍變。

  來不及將劍回,帶頭的黑衣人,劍鋒己掠過他的發,兵器的寒光映得羅夢的臉兒蒼白如雪。

  她無法動彈,眼睜睜看著那把劍,筆直的劈來——

  驀地,陰影蓋來,痛楚沒有爆發,她卻聽見血飛濺的聲音。直到陰影挪開,她看清景況時,全身頓時冷透。

  他棄了劍,為了她,棄了那把被人刻意卡死的劍!

  原本,該劈著她的那一劍,被沈飛鷹伸手一把抓住,可是人手哪能抵得住利劍?

  那一劍,砍得極深,但他不放,硬生生抓著。

  暗紅色的血泉不斷涌出,染紅了他的衣衫、他的全身,甚至在腳邊蓄成一小汪血池。

  “不!”羅夢失聲驚叫。

  他的視線迅速掃過,確定她沒有受傷,轉身又拚著重傷,僅以赤手空拳,與黑衣殺手們斗,他一次次以掌拍開或格擋長劍,可是即便如此,還是有不得己,只能以徒手喂劍的時候。

  鮮血飛濺如花,染上她的衣裳與雙頰。

  銀光閃動,那一剎那間,好似天都是劍刀、都是他飛濺的血。

  “不要了,你走,快走!”她驚慌的哭喊,猛推他的身子,卻無法撅動他分毫,只能看著他一而再的,被砍出更多傷口。

  血戰之中,他啞聲開口,如鐵般堅決。

  “不。”

  連他的語音,仿佛都沾了血。

  就在黑衣人的頭子,冷笑著揮劍,要砍斷沈飛鷹的頸項時,數個人影從空中躍下,加入戰局之中,轉眼扭轉情勢。

  “該死!”徐厚大罵,單手擰住一個殺手的脖子。“見敢用調虎離山這招來耍我們!”他氣得青筋浮起。

  才眨眼的工夫,殺手們倒的倒、昏的昏,都被制住了。

  “飛鷹!”上官清云急忙上前,看見好友遍體鱗傷,簡直是慘不忍睹。難以想像,要是他們再晚來一些,沈飛鷹是否還能活命。

  明明身受重傷,他卻還屹立不搖,任由鮮血大量失,卻還慎重說道:“她沒事。”這件事,比他的命更重要。

  上官清云連忙點頭。

  “我知道了!”

  直到這時,身是血的沈飛鷹,才雙腿一軟,跌坐在地上。

  始終被在磚墻凹處的羅夢,倉皇的跟著跪下,顫顫的小手懸宕在每一處傷上,想要觸碰,卻又怕讓他更疼。她的眼淚如斷線珍珠,一顆顆落下,滴落在他的臉龐上。

  他微微睜眼,確定她安然無恙。

  然后,黑暗降臨,沈飛鷹昏了過去。

  他所受的傷,足以致命。

  焦急的羅岳,連御醫都抓來,著為沈飛鷹看診,還花費巨資,買下最珍貴的藥材,才勉強保住他的性命。

  讓他沒有淪陷幽冥的,不僅是細心的治療,以及強大的求生意志。一

  其實,在昏之中,最讓他難以割舍的,是柔弱的哭聲,還有在他耳邊,一遍又一遍的輕喚。

  他認得她的聲音。

  她在哭。

  羅夢在哭。

  就因為她在哭,所以,不論是牛頭馬面,都無法拘走他的魂魄。他分不清是為什么,或許是因為守護她這件事,已深入他骨血心頭。

  羅岳找到藏匿在深山中,茹飲血、立誓報仇的他,還為他沈家一百二十人條人命報了仇,他不能死,他得報恩——他還有恩要報!

  他還了幾條命,但是還不夠,他欠的還很多很多。

  羅岳要他照顧她,他答應了要照顧她,不只是保她平安,他還希望她能開心,因為她的開心,就是羅岳的開心。

  他不想讓她哭,更是舍不得她哭,好幾度他都掙扎著要醒來,為她止住擔憂的哭泣。

  數之后,沈飛鷹終于清醒過來,大風堂里所有人,總算都松了一口氣。既是擔心他盡忠喪命,更擔心他再不醒來,羅夢就要把雙眼哭瞎了。

  斌為堂主之女,她為了他的醒來而雀躍,忙進忙出想要照料他,卻被他堅決婉拒,只能天天都來到他屋里,憂心忡忡的看著,大夫替他換藥,每次都看得臉色蒼白。

  要不是他拒絕,她還想親自喂藥。

  漸漸的,他可以進食后,她就張羅起食物,天天讓人從龍門客棧里,送來珍貴的補品,不但滋味絕妙可口,而且道道所用的食材,都是價值連城,有的更是皇家珍藏,有錢都買不到。

  如此養傷,養了一陣子后,某一天羅夢卻不見蹤影。

  直到他的雙眼,被光曬得有些花了,他才知道,自己其實從醒來,就一直望著門口,期待聽見她的腳步聲、望見她的嬌靨。

  又等了半晌,還是不見羅夢到來,他難得心,無論如何也無法靜臥,終于下往外走去。休養了這些日子,雖然還尚未完全康復,但是他的步履己如往常,能夠觸地無聲。

  他在宅邸里,四處搜尋著,靠著敏銳的聽力,很快就知道她身在何處。

  廚房里頭,四處狼籍。

  他隔著窗欞,瞧見廚房里被用過的鍋子,擱得到處都是,珍貴的食材被切或被剁,形狀大小不一,在廚案上高高堆起,爐子上正燒著一鍋藥膳,但因為火力調節不當,先是冒火,接著很快就煙霧彌漫。

  “咳、咳咳咳…”站在爐火旁的羅夢,織錦的衣袖揮,被熏得臉兒臟臟。

  “為、為什么,會、會有這么多…咳、咳…煙…”

  癱坐在廚房角落,特地搬來的圈椅上的,是個膚若白玉、眼若晨星的少女,只見她用精致的衣袖,努力揮開眼前的煙霧,小臉上是無奈。

  “因為,你把那鍋藥膳又燒糊了。”

  羅夢咬著,不甘心的跺腳。“我每個步驟,明明全都按照廚師所教的做了,為什么不是燒糊,就是燒壞?”

  “做菜嘛,要講天分的。”

  “我不信!”

  身為龍門客棧的千金,龍無雙扶著額頭,連連嘆氣。“你就像之前那樣,都讓廚師來烹煮,再端去給他喝,不就得了嗎?”

  “不行。”羅夢很堅定,用力搖頭。“他是為我而受傷的,從現在開始,我要親手烹煮給他吃。”

  “相信我,你這么做,絕對不算報恩。”龍無雙翻著白眼說。

  “我再多練幾次,一定能成功。”被熏臟的臉兒,充信心與希望。

  這可不得了!

  龍無雙嚇得跳起來,全身瑟瑟發抖,就怕又要被著試味。“不用了、不用了,你先前燒的幾鍋里,就有能夠入口的了。”她慌忙的指著地上的幾鍋。

  “但是,你說味道不夠好。”羅夢記得很清楚,連滋味都要計較,就是為了讓沈飛鷹能喝到營養可口的藥膳。

  自作自受的龍無雙,只能苦著臉,可憐兮兮的說:“反正滋味好壞,他也未必嘗得出來啊”

  “不,我要再重做。”她挽起袖子,要把爐上的鍋子拿開,指尖才剛觸及,就燙得連聲輕嚷,連忙用指尖捏著耳朵,才能緩住灼燙。

  “拜托,你就放過自己的手,也饒過我的舌頭吧!”她從小吃的都是最可口的菜肴,哪里想得到,竟會有淪為“實驗品”的一

  羅夢不肯聽勸,從頭又開始煮起另一鍋藥膳。光斜斜照入廚房,照亮她臉上,細細的汗珠,她卻專心一意,連汗都來不及去抹。

  著窗欞,他震懾的注視著,那個從小被人百般呵護、養尊處優的小姑娘,略顯笨拙的一舉一動,看見向來十指不沾水的嬌貴少女,為了他洗手作羹湯,得狼狽不堪,臉兒臟了、衣裳角落還被燒了一小角,甚至很可能就要毀掉整間廚房。

  焦味飄飄,他的心中,卻感受到一陣暖,輕輕的淌過。

  沈飛鷹無聲無息的離開,回到自個兒屋里,重新躺回榻上,等待著她煮到滿意了,再將藥膳端來,他決定不論滋味如何,都會喝得一乾二凈。

  光暖暖,焦味隨風飄來,愈來愈濃了。

  他躺臥在榻上,回想著羅夢認真的模樣,薄上浮現希罕的淡淡笑意。
上一章   美人戀飛鷹 上   下一章 ( → )
超齡妻告別孤單情牽來世狂戀貴公子獵色情郎替身寡婦花魁公主狀元陰大人貴公子好優雅殘情貝勒
免費小說《美人戀飛鷹 上》是一本完本言情小說。更多好看的免費言情小說,請關注午休小說網的“完結言情小說”專欄或全本小說排行榜。
完結小說美人戀飛鷹 上TXT下載的所有章節均為網友更新,與免費小說網(www.jxldls.co)立場無關。
飞艇开奖记录 耳听八方四肖八码图片 澳洲幸运5是官方网站 2008年股票指数 微信怎么建房斗牛 一分快三在线计划网 广西11选5全天计划 山东体11选5走势 nba独行侠名单 网络游戏兼职赚钱 梦幻国际app安卓版下载 辽宁快乐十二一定牛 极速十一选五开奖网 sod 透明人间全集番号 心水一点必中特是什么数字 海南麻将app 中国体育彩票大乐透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