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戀飛鷹 上 第二章
午休小說網
午休小說網 玄幻小說 武俠小說 仙俠小說 都市小說 言情小說 歷史小說 軍事小說 穿越小說 網游小說 科幻小說 靈異小說 同人小說 競技小說 重生小說
全本的小說 嬌妻物語 小姨多春 孽亂村醫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畸愛博士 雪白嫂子 留守村莊 走村媳婦 鄉野情狂 官場小說 經典名著 笑話大全 綜合其它
小說排行榜 人面獸醫 女友出軌 婦科醫生 三人同床 惹火鄉村 合家情緣 若母癡欲 殘花敗柳 慈母憨兒 女友故事 偵探小說 現代文學 短篇文學 熱門小說
午休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美人戀飛鷹 上  作者:典心 書號:46095 更新時間:2019-11-14 下一章 ( → )
第二章
  當年。

  第一次見到沈飛鷹時,羅夢才八歲。

  她的娘親是官家的千金,不但美貌過人,兼而知書達禮、溫柔嫻淑,曾被召入皇宮,眾人紛紛臆測,太子妃人選非她莫屬時,她卻下嫁羅岳,成為莽漢之,所有人都驚愕得險些要跌出眼珠子。

  婚后,夫二人恩愛,羨煞旁人。可惜好景不常,愛因難產而死,生了個粉雕玉琢的女娃兒,羅岳抱著女嬰,哭嚎了幾天幾夜,大漢與小娃兒哭成一團。

  愛死后,羅岳奮發圖強,一心拓展大風堂,鏢局聲譽鵲起,規模逐年擴大。

  小小的羅夢,就這么被羅岳,以及眾鏢師們捧在掌心,如珠如寶的疼愛著,任誰都舍不得傷她一頭發絲兒。

  只是,經營鏢局生意,難免得罪天下綠林匪徒,想搶的東西搶不著,反倒蝕損兵力,當然會記恨在心。

  江湖。

  不論是江,抑或是湖,總難風平靜。

  就像組成它們的這兩個字,江和湖一樣,本就不應該是風平靜的地方。

  動不了羅岳,匪徒們費盡心機,擄劫年幼的羅夢。好在,眾人及時趕到,才沒讓她受到傷害。

  這種恐怖的經驗,羅岳可承受不起第二次。羅夢安全歸來的那個月,他就帶了個少年,回到羅家宅邸。

  “夢兒,過來。”高壯的大漢,向來氣,只有在呼喚女兒時,才會低聲音,大臉上堆笑。

  “是。”她離開圈椅,繡花小鞋踏向父親,以及陌生的少年。

  備受寵愛的她,穿戴精致絕倫,衣裳是京城內最好的師傅所繡,不比皇家公主遜,雙髻里的金鈴蘇簪,隨著腳步發出清脆聲響。

  羅岳蹲下身來,直視著愛女,輕聲哄著,江湖聞名的堂堂硬漢,在女兒面前連語氣都軟得像是棉花糖。

  “來,這是沈飛鷹。往后,就讓他片刻不離,一直守在你身邊。”他伸出大手,握住女兒的手,輕而又輕的牽握。

  她走到爹爹身邊,就不再上前,與少年維持幾步的距離,抬頭靜靜望著。

  他很高,身材瘦削結實,看來年紀該是介于少年與青年之間,但是他好看的五官,卻沒有半點情緒,比成人更內斂深沈。

  最特殊的,是他的那雙眼。

  她從沒有見過,哪個人有著,這么深幽的黑眸。

  “飛鷹,你可要好好替我保護夢兒。”羅岳叮囑著。這個寶貝女兒,可是他的心頭啊!

  “屬下會盡力而為。”他語調平靜,拱手為禮。

  羅岳擰起眉頭,可不滿意了。

  “什么屬下不屬下的,你爹是我的老朋友,跟我兄弟相稱,你該喊我一聲叔叔,怎么反倒自稱屬下?”

  少年沒有抬頭,堅持遵守禮數,淡漠的說道:“屬下不敢逾越。”

  眼看勸說不成,羅岳只能翻翻白眼,無奈的嘀咕著。“唉,你這孩子,跟你爹一個脾氣,硬得像顆石頭似的。好了好了,去梳洗一下,等會兒該吃晚飯了。”

  “是。”

  畢恭畢敬的答復后,他轉身走出大廳。

  那晚,為了沈飛鷹,菜很是豐富。鏢師們輪跟他打招呼,還又勸又的要他喝酒。沒想到最后,眾人醉得七葷人素,他卻安然無事。

  才八歲的羅夢,如同粉雕玉琢的娃娃,坐在主位旁,粉噙著笑,望著大廳里的熱鬧暄騰,直到宴會散了,才向爹爹告退,在丫鬟的陪伴下,回到宅邸深處,布置雅致的閨房。

  她淺笑著遣退丫鬟,堅持自行沐浴包衣。丫鬟只能拿出干凈衣裳,還有梳發的玳帽梳子,確定準備妥當,就關上房門離去。

  腳步聲漸漸由近而遠,終于再也聽不到了。

  終于,又過了一

  小小的雙手,慢慢地拔下金鈴簪子,才緊揪著桌巾。噙在嘴角的笑,因為笑得僵了,像是被凍住,她的水彎彎,站在桌邊竭力想要克制住,卻還是忍不住顫抖。

  她試著恢復鎮定,卻怎么也做不到。

  那些擄劫她的匪徒,雖然沒有傷害她的身體,卻讓她認識了,一種她之前從來未曾有過的情緒——恐懼!

  惡意的笑聲。

  不見天的暗室。

  一次又一次,緩慢的貼著她的臉,刮擦的利刃。

  她至今忘不了…

  驀地,門上傳來輕聲敲響,羅夢悚然一驚,卻不忘換了口氣,假裝平靜無事。

  “是誰?”

  門外的來人,讓她有些詫異。

  “沈飛鷹。”

  “有什么事嗎?”

  “我替小姐送晚膳來了。”他淡淡陳述,話里沒有情緒。

  她心頭一跳,不由得警戒起來。

  “我吃過了。”她說。

  “你只吃了幾口,大多只是以筷子沾,不足以填肚子。”他說得一針見血,還站在門外不肯離去。“我可以將膳食擱在這里,等你覺得餓了,就多少吃上一些。”

  不行!

  她差點喊出聲來。

  把膳食擱在門外,一旦有任何人經過,就會追問起來。

  別無選擇之下,她只能讓步,氣說道:“拿進來。”

  房門被推開,沈飛鷹端著漆盤緩步踏入。雖然,他的年紀比鏢師們小,但武功修為卻不遜于任何人,腳步觸地無聲,動作優雅如野生的獸。

  她眼睜睜看著,他把漆盤擺在桌上。盤內的每一道吃食,均是調味清淡,黃澄澄的小米粥還冒著熱氣,跟晚餐時的大魚大的菜完全不同。

  “你怎么會發現的?”她不甘心的質問,想不出是哪里漏破綻。這些日子以來,她佯裝得很好,騙過了所有人,卻唯獨被初來乍到的他看穿。

  “因為,我也曾經歷過類似的事。”他連頭也不抬,用最平淡的語氣回答,將菜肴一一擺妥,才又說道。“趁熱吃吧!”

  他的答案讓她有些訝異,但是自認完美的佯裝,被人輕易識破,可讓聰慧的她咽不下這口氣,更別說是乖乖進食了。

  “我不吃。”任,向來是她的特權。

  他也不迫,更不勸哄,只是點出最實際的一點。

  “別浪費糧食。”

  羅夢輕眨雙眸,瞬間換了主意,刻意走上前來,仰望著身旁的少年,烏溜溜的眼兒盈著淡淡水光,用稚的嗓音,輕聲細語的要求。

  “那么,你幫我吃。”她年紀雖小,卻己經明白,該如何善用天賦。

  憑著粉雕玉琢的容貌,以及令人堪憐的無助神情,讓她從來都能如愿,連最鐵石心腸的人,也無法狠心拒絕她。

  向來無人能擋的絕招,遇著了沈飛鷹,競也沒了效果。

  “這個季節還熱著,你刻意穿得多,隱藏消瘦的事實,到現在還沒人發現。”他理智的分析著,說的都是如鐵一般的事實。“但是,再持續不肯進食,過不了多久,堂主肯定會察覺,到時候他只會自責更深。”

  穿著過多衣衫的羅夢,聽得啞口無言。

  她會隱藏著心中盤桓不去的恐懼,就是不愿意爹爹再自責。

  她忘懷不了,在賊窩中發現她時,爹爹好用力的抱住她,罔顧旁人的眼光,當場嚎陶大哭,哭了她的衣裳與頭發,更哭得她好不忍心。

  沒錯,她佯裝得很好。

  但是瞞得了一時,卻瞞不了一世。

  沈飛鷹所說的每句話,都教她無法辯駁。她看著桌上菜肴,僵立了一會兒,再度抬頭時,再也無所掩飾,而是貨真價實的楚楚可憐。

  “我吃不下…”她嘗試過,但是每一回,食物才入口,回憶就來勢洶洶,讓她惡心得想吐。有好幾次,她都匆匆告退,躲到無人的角落干嘔。

  “來,先坐下。”他徐聲說著。

  羅夢捏著小小的拳,難得的順從,僵硬的在桌邊坐下。

  “那些人你吃了什么?”他開門見山的問,猜出她怯于進食,肯定有原因。她生來錦衣玉食、嬌生慣養,從沒受過苦,最有可能的,就是匪徒擄劫時,對她做了什么。

  記憶太過清晰,她甚至不需要回想,稚的身子顫顫如風中的柳。

  “包子。”

  他沒有接話,保持沈默,不去驚破她說出恐懼的勇氣。

  “那時,我好餓好餓,他們拿來一盤包子,就放在我面前。”那是她有生以來,初次體驗到何謂饑餓。為了求生,她只能拿起包子就吃。“直到我吃完一個,他們才笑著告訴我,里面的餡是鼠。”

  她驚駭的嘔了又嘔,不但吐出胃里的包子,還幾乎把膽汁都嘔出來,耳畔盡是匪徒們的笑聲。

  “剩下的包子呢?”他淡靜詢問。

  “我沒有再碰。”只是想起來,她就腸胃翻絞,像是吃下的老鼠復活,用利爪一次又一次,刮著五臟六腑。

  沈飛鷹終于抬起頭來。

  他看著她的眼神,果然跟別人都不同,深深的黑眸里,沒有疼寵與縱容,只有實事求是的堅持,比數十歲的老者更睿智。

  “你應該再吃的。”他說道。

  羅夢愕然而驚,難以置信,眼兒睜得圓圓的,不敢相信他會說出這種話。

  “我吃過獸,很腥,溫熱的,帶著血。我一口又一口,把生吃進嘴里,用力的咀嚼,還喝著溫的血。”他若無其事的說著,語氣就像是在談論天氣般自然。

  因為他的形容,她的喉間,似乎也能感受到,腥甜的溫熱體。

  “是誰你吃的?”她追問。

  “我自愿的。”他一字一句的回答。“我逃進山里,殺了一匹狼茹飲血。因為,活不下去,就是死路一條。”簡單的敘述里,藏著太多過往。

  她靜靜的聽著,突然覺得羞。跟他相比,她的遭遇與恐懼,全都變得微不足道,竟然至今還耿耿于懷。

  再者,她明明就看見,他在晚宴時吃喝酒,來者不拒。

  與生俱來的,并不僅是美得讓人訝異的美貌,隱藏在知書達禮的行徑下,其實更有著不服輸的子。

  羅夢挽袖,終于拿起筷子,不相信他做得到,自己卻做不到。

  見她預備下筷,他也沒有半句鼓勵,只是淡定的說道:“這些菜肴,用的都是當季鮮蔬,用的也是菜油,沒有半點葷腥。”

  聽他這么說,她的怯食心結,又松動了幾分,挾起一片青翠浸紅的梅腌佛手瓜,小心翼翼的送到嘴邊。

  起初,還有些怕,但是感覺到他的注視,她鼓起勇氣,把食物進嘴里,連嚼也不嚼就快快下。

  腸胃還沒反應過來,惡心的感覺再度來襲,但是這一次,的確比先前淡去許多,不再感覺那么難受。

  “慢慢吃。”他叮囑著。

  除了爹爹之外,她很少聽別人的話,通常都是她軟聲說著,別人就誠惶誠恐的任她吩咐。但是,她卻愿意,聽他的話。

  再一次,她舉起筷子,挾起清炒蘆筍,送到嘴里慢慢咀嚼著,也等待惡心再度襲來。難以相信的是,她左等右等,就是不覺得惡心,口舌之間反倒嚼出蘆筍的鮮甜,讓她忍不住再吃了一口。

  就這樣,睽違許久,她又感覺到有食了。

  當她慢慢吃著的時候,他就站在一旁,無語的看著、守著。

  鬧烘烘的大廳,不能鎮定她的情緒。但是在他身邊,她的心不知道為什么,就能變得寧靜,連那些恐懼,也因為有他陪伴,全都逃之夭夭。

  他不但看穿了她,還為她解了心結。

  那時,羅夢還不知道,今生今世,她的喜怒哀樂,都將與他有關。

  梳洗過后,夜已深沈。

  羅夢不自覺的拖延,直到三更時分,才更衣就寢,躺臥進軟軟的榻。

  恢復食之后,她的精神好多了,再也不需要在大熱天,穿著幾層的衣裳。不過,她很小心,沒有一次全都褪盡,而是隔了一段日子,才去一件衣裳,沒有讓任何人起疑。

  即使如此,她心知肚明,沈飛鷹該是都看在眼里的。

  他的觀察力,跟鷹一般敏銳。

  才想著他,門上就傳來輕敲,她撐起小小的身子,知道來者是誰,直接就喚道:“進來。”

  沈飛鷹推門而入,直接走到寢室外,為夾紗蝴蝶燈添油。

  爹爹要他守著她,他就真的守著她。就連夜晚的時候,他也是待在門外,直到聽見她預備就寢的聲音,才會進來添燈油,而且每晚他都會若無其事的問同樣一句話。

  “需要我留下嗎?”

  她的回答,也總是相同。

  “不用了。”

  然后,他就退了出去,把門關上。

  每次他離開之后,她的心里頭,不知道為什么,就會覺得淡淡惆悵,睡慣了的精美屋宇,感覺變得好大、好空。

  臥回榻上,她緊閉著雙眼,重復著每晚的習慣,在心中暗暗祈禱,輾轉反側了好一會兒,才好不容易睡去,進入無邊的夢鄉。

  往昔,祈禱是有效的。

  但是這個夜晚,祈禱不再能保護她。夢境里頭,那些死去的匪徒復活,全身是血的追逐她,用腐爛得只剩下骨頭的手,扯著她的頭發。等到抓住了地,他們就會圍著她,大笑的猜拳,說誰最該先享用,她的細皮

  起先,他們輪,用冰冷的刀刃,一次又一次,刮過她的皮膚。

  利刃滑過肌膚,冷寒沁骨,有好幾次,刀刃明明沒有入,她卻覺得刀刃滑過去,那處肌膚就痛得好厲害,像是真的被割了

  包可怕的是,這種游戲不再能足他們。

  她親耳聽見,匪徒們在討論著。

  “這娃兒年紀雖小,但是姿過人,果然是個美人胚子啊!”穿綠衣的人說著,眼中神色教人不寒而栗。

  “難道你對小娃兒也有興趣?”穿紫衣的人調侃著。

  “這你就不懂了,女人有女人的樂趣,娃兒有娃兒的樂趣,況且她這么美,長大后追求者肯定不少。要是現在就能拔得頭籌,那可就…嘿嘿嘿嘿…”綠衣人笑了,一邊笑著,一邊打量她。

  “說得有理。”藍衣人大表贊同,不過卻有一點不。“問題是,破處也只有一次,誰該先上?”

  “當然是我!”綠衣人大叫。

  “憑什么是你?”藍衣人不肯退讓。

  “因為,要不是有我,這次行動就不會成功。”綠衣人沾沾自喜。

  “你不要想搶功,會成功大伙兒都有出力。”

  她被綁在角落,聽著那些人的對話,愈來愈是心驚膽戰。這些可怕的匪徒,連禽獸都不如,竟想將她…

  冷汗直的她,祈求著爭論不要結束,匪徒們才能彼此制衡。但是,突然之間,不論是綠衣人、紫衣人還是藍衣人,都齊齊轉頭看向她。

  他們有的斷頭、有的斷腳,有的被剖開的腹部里空空如也,全都伸出腐敗的手掌,朝她直直探來,惻惻的詭笑著。

  “別爭了,咱們一起上!”

  潤的指骨,摸過她的臉,魯的扯掉她的外衫。腐一塊又一塊,掉落在她身上,她拚命的掙扎,卻還是逃不過他們的掌握,就連鞋襪都被輕易褪去,涼颼颼的手摸上她的腿…

  羅夢驚醒過來。

  在清醒的瞬間,她立刻咬住被褥,用力抵抗著,沒有叫出聲來。

  是夢!

  是夢!

  只是一個惡夢!

  她明明人在暖暖的被褥里,卻冷得像是在冰窖中,只能用雙手環抱自己,顫抖的再三告訴自己,那恐怖的景況是夢,只要清醒過來,他們就不能再傷害她。

  的確,她被擄劫時,聽到那些人的惡意爭論。幸好爹爹與鏢師們及時趕到,她才沒有受到那慘絕人寰的對待。

  匪徒們都死了,但是,在惡夢里,他們還不放過她。

  身為羅岳的女兒,勇敢是她的自傲,就算不時被惡夢侵擾,她也不肯聲張。夢里的景況愈來愈恐怖,她時常被驚醒,嚇得全身冷汗直,卻叫也不叫,只能咬著織錦被褥,睜眼直到天亮。

  醒來時,燈己經滅了。

  望向窗外,卻發現回廊上的燈籠還亮著,映照著一個身影。那影子映在窗上、映入屋里、映落在榻的被褥上——也映落在她的身上——就像是一個無聲而堅強的保護。

  不知道他是怎么察覺的,她才驚醒不久,那身影就動了,門上再度傳來輕敲。

  “進來。”她的聲音沙啞。

  沈飛鷹走了進來,一如她睡前,為燈添了油。不同的是,這次他沒有詢問,而是筆直的走向榻,不需要她言語,就主動留下。

  “我會留在這里。”他徐聲說道,沒有點破,她此時的狼狽與無助,連烏黑的長發都被冷汗浸得半

  她沒有辦法拒絕,反倒極度希望他留下,覺得有他的存在,就連惡鬼都不敢靠近,更別說是入夢傷害她。

  “你會走開嗎?”她躺下來,低聲的問著,忐忑不安。

  “不會。”

  “真的?”她又問。

  他注視著她,說出承諾。

  “真的。”

  躺了一會兒,她又囑咐著。

  “不要告訴爹爹。”

  “好。”

  知道他不是會說謊的人,她松了一口氣,只是余悸猶存,臥了好久還是不能入睡,最后只能望著他,尋求最真實的保護。

  “我可以握你的手嗎?”她不喜歡示弱,但是,不知道為什么,總覺得對他示弱,一點兒也不羞

  他的反應是伸出手,主動握住她,以行動代替言語。

  罷接觸的時候,她是有些訝異的。跟她的纖細白相比,他的手比她太好多,糙且有著硬硬的繭。跟爹爹的手有點像,卻又那么的不同。

  暖意從他的手心傳來,驅逐惡夢的驚寒,她懸宕驚怯的心,終于找到安全的棲息地,如小手一般,被他的體溫燒燙著,當睡意再度來襲時,她放心的閉上雙眼入睡。

  朦朧之中,幾度半夢半醒的睜眼,都看見他信守承諾,真的留守在榻旁,沒有留她孤孤單單一個人。

  他沒有走。

  睡夢中,她下意識的挪湊,粉的小臉貼上他的手,輕輕依偎。糙的觸感,沒有帶來絲毫不舒服,而是成了她不可或缺的依靠。

  從那一晚之后,羅夢再也不曾作過惡夢。
上一章   美人戀飛鷹 上   下一章 ( → )
超齡妻告別孤單情牽來世狂戀貴公子獵色情郎替身寡婦花魁公主狀元陰大人貴公子好優雅殘情貝勒
免費小說《美人戀飛鷹 上》是一本完本言情小說。更多好看的免費言情小說,請關注午休小說網的“完結言情小說”專欄或全本小說排行榜。
完結小說美人戀飛鷹 上TXT下載的所有章節均為網友更新,與免費小說網(www.jxldls.co)立場無關。
飞艇开奖记录 黑龙江快乐十分11选五 二四六天天好彩免费资料大全小说 打长沙麻将视频下载 福建十一选五交流 上海11选5走势 nba直播爵士vs火箭 e球彩走势图 牌友棋牌长沙麻将手机版下载 天津快乐10分开奖结果快乐十分分布走势图 15选5开奖结果同步 篮球比分网即时比分直播球探 刘伯温全年资料大全 河北麻将规则 天津快乐十分钟开奖走势图彩票 吉林大乐透开奖结果今天 江西铜业股票分析,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