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齡妻 第十章
午休小說網
午休小說網 玄幻小說 武俠小說 仙俠小說 都市小說 言情小說 歷史小說 軍事小說 穿越小說 網游小說 科幻小說 靈異小說 同人小說 競技小說 重生小說
全本的小說 嬌妻物語 小姨多春 孽亂村醫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畸愛博士 雪白嫂子 留守村莊 走村媳婦 鄉野情狂 官場小說 經典名著 笑話大全 綜合其它
小說排行榜 人面獸醫 女友出軌 婦科醫生 三人同床 惹火鄉村 合家情緣 若母癡欲 殘花敗柳 慈母憨兒 女友故事 偵探小說 現代文學 短篇文學 熱門小說
午休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超齡妻  作者:丹寧 書號:46094 更新時間:2019-11-14 下一章 ( 沒有了 )
第十章
  日子過得很快,一下便接近秋分。

  正如范竣希先前所料,今年夏季少雨,入秋后更是連一場雨都沒下過。

  農民在夏末時便發現不對卻為時已晚,今年的作物恐怕無法收成。后知后覺的人們開始大量搶購米糧,使得米價節節上升,全國彌漫著緊繃的氣氛。

  而先前已囤積大量米糧的范竣希倒不再繼續收購米糧了,反而命人拿出價格相對便宜許多的紅薯、玉米、豆類等出來賣。

  他自手中有閑錢后,便致力推廣耐旱作物的栽植,可惜過去不缺米糧,穆國人民對于新作物普遍接受度并不高,僅偶爾想換換口味時才會吃,種植的人也少,只有那些他雇來栽種作物的農民比較習慣將它們當成主食。

  如今米價居高不下,窮人哪買得起,因此只好轉而購買價格低廉的耐旱作物。

  范竣希就是看準這點,讓范家的糧行只賣耐旱作物,不賣米。

  因為有錢人少、窮人多,大部分的人都寧愿花同樣的錢去買可以吃更久的紅薯和玉米,因此范家糧行的生意倒比其他專賣米的糧行好上許多。

  再加上這些作物全穆國幾乎只有范竣希在大量收購,可說是壟斷市場,大家想買也只能跟范家買。

  蘇絹萍將這些現象看在眼中,終于忍不住開口問了“既然你有這么多其他作物可賣,之前為什么還要收購稻米?”

  她原猜測他收購那些稻米是為了旱災時救濟百姓,或打算以低廉價格出售,使米價不至于上揚太快,然而如今看來就算他當初不花大錢收購稻米,只要從倉庫里釋出那些耐旱作物,說不定也夠讓百姓撐過這一年了。

  范竣希一笑。“我是不希望有人餓死,但也不想吃虧,畢竟我可是商人。”

  她挑眉“洗耳恭聽。”

  “其實也沒什么特別,我之所以提早收購稻米,就是要讓市面上通的稻米減少,當人們發現今年的作物恐怕無法收成,而市面上的米又少,便會引起恐慌。但我若在這時釋出稻米,只能暫緩米價抬升的速度,而且這些米多半還是會被富人或其他商家搶購囤積,對尋常百姓的幫助依舊有限,達不到我想要的效果。”

  蘇絹萍略一思忖,立刻界面“但倘若你在這階段改賣旱作的話,一來是用便宜的主食作物對抗高價的稻米,同樣能夠抑制米價;而二來還能順便推廣原本百姓甚少拿來當主食的玉米、紅薯等,那么你這些年的努力也算有了收獲。

  “至于你先前收購的那些稻米,等百姓們更習慣以旱作為主食后,其他糧行見抬高米價獲利有限,自會降價,到時你再以低價慢慢釋出手上的貨,就能讓平民百姓多少有些米吃。”

  如此一來,非但能讓百姓們了解那些耐旱作物的好處,也能讓他們不至于完全沒米可買。

  “夫人冰雪聰明,不愧是我范某的娘子。”范竣希笑道。

  “我跟你比還差得遠了。”她睨了他一眼。

  不得不說,范竣希還真是個商業奇才。

  她還得要人家“舉一”才有辦法“反三”但他根本就是無師自通,腦袋里裝著一堆不曉得是怎么蹦出來的想法和創意。

  沈宛茵在他面前玩的那些小把戲,完全是班門斧,難怪他這么不以為然。

  “我從商超過十五年,若連這點都看不透,如何能有現在的地位?再說,這些古人雖然不笨,可他們的競爭力和手段和二十一世紀的商人相比,還是差多了。”

  “這倒是。不過那也是你有良心,否則換作別的商,才不會如此大費周章,花那么多年的時間推廣耐旱作物。他們肯定會直接把手里囤積的米,在米價最高點時賣出,好賺上一大票。”

  “當然。不過那是他們短視近利。”范竣希不屑的哼道“一個鬧饑荒的國家,百姓民不聊生,當商人的能得到什么好處?他們短時間或許能賺進大把銀兩,但就長遠來看絕對是弊多于利,損人亦不利己。”

  “你說的是。”蘇絹萍一笑。

  哎呀,真糟糕,她怎么覺得自己好像越來越崇拜他了?

  如果他這樣做也叫商,那這世上恐怕找不到有良心的商人了。

  她很愛他,不過比起講那些麻到不行的話,她更喜歡聽他說些商場上的事,和他討論,腦力

  她嫁的人是他,范竣希,穆國第一富商,她想和他一起過日子、完全融入他的生活。

  這時,書房外突然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老爺啊…”于管家匆匆的奔進書房,連禮節都顧不到了“官府、官府突然派了一大群的人來呢,還有官兵…”

  “什么官府?”范竣希皺眉。

  “這…小的也不是很清楚,但領頭的似乎是今年的新科探花,另外還有幾名太子的官員,說是奉圣上之命,查緝范家囤積大量米糧牟取暴利之事…”

  蘇絹萍與范竣希訝異的對望一眼。

  雖說這時代還稱不上是自由貿易,可也不曾聽說有誰因為囤貨謀利之類的事被為難。

  恐怕來者不善。

  范竣希在生意上與懷王好,會被太子恨上,借題發揮,這不是不可能的。

  至于戴文翔…蘇絹萍想起前陣子和他重逢的情形,她有種不太好的預感。

  “我去瞧瞧。”范竣希立刻起身。

  “等一下。”蘇絹萍連忙捉住他的手,既然這件事扯上戴文翔,恐怕與她不了關系“我和你一起去…”

  “不,你就在這待著,無論聽說了什么,在那些官人離去前,都不可以踏出書房一步。”他態度強硬的拒絕。

  她跳了起來“你不能限制我的行動!”

  “我當然可以,我是你的丈夫。”范竣希毫不猶豫的道“于管家,去叫幾個人來守著書房,別讓夫人出去。”他轉身走出去。

  蘇絹萍知道他是為了自己好,可他越是如此慎重,就越令她不安。

  “范竣希,你不可以這么做!”她喊著想沖出門,卻被攔住。

  可他沒再理她,快步走遠了。

  對方既然敢有恃無恐的上門,蘇絹萍便沒期待會有什么奇跡發生。

  然而當她聽說范竣希被帶走時,她仍是大為震驚。

  得知那些人離去后,她便用力推開那些守在書房門口的家丁就跑,準備出去清楚狀況,甚至打算在必要時追上去攔人。

  可在經過庭院時,她被腳下的小石子絆了一下,摔倒之后便失去意識。

  等她醒來,天色已經暗了,一群人正圍在她邊,嘰嘰喳喳吵得她頭疼。

  她茫然了下,才想起昏前的事,連忙從上坐起。

  “姐,你小心啊!”蘇湘梨連忙按住她。

  “竣希呢?我要去見他!”她慌亂的一面說著一面掙扎著要下

  “姐夫會沒事的,倒是你…”蘇絹萍仿佛沒聽到她的話,甚至像沒看出眼前的是自己最在乎的妹妹,直接推開她,準備走出房間,腳步卻一個踉蹌。

  “姐,你冷靜點啊!”蘇湘梨被她嚇到了,趕忙過去扶住她“我知道你現在很心急,但也要為你肚子里的孩子著想嘛!”

  “什么?”蘇絹萍總算回過神。

  “你懷孕了,已經快兩個月,你自己不知道嗎?”蘇湘梨很無奈的看著她。

  “我…”她還真的不知道,這消息也只讓她遲疑了片刻“不管怎么樣,我要去官府找竣希…”

  “夫人,如今情況不明,您就算去了也無濟于事,于管家已派人出去打探消息了,很快就有結果,您不妨再等等。”紅芳也勸著。

  “是啊。”蘇湘梨也趕緊道“姐,你胎氣不穩,現在最要緊的就是好好安胎,姐夫那么聰明,一定會沒事的。”

  “不見到他的人,我怎么能安心養胎?”蘇絹萍苦笑。

  “難道你不相信姐夫的能耐?”

  “不是我不信他,而是他得罪的是當今太子,人家若想死他,根本是輕而易舉的事啊。”自古以來,民與官斗都沒有什么好下場。

  “夫人,您別忘了懷王,懷王與咱們家的生意往來密切,太子這回明顯是沖著他來,老爺若出了什么事,對懷王的事業亦會造成極大影響,他不可能眼睜睜見老爺被誣陷的。”紅芳冷靜分析,不想讓她過度擔心。

  “就怕到時懷王會斷尾求生…”

  紅芳罕見的打斷了她的話“難道夫人連老爺的眼光都信不過嗎?懷王若真是那種人,老爺豈會與他打交道?”

  蘇絹萍愣了愣,這才覺得自己真是過度杞人憂天了。

  范竣希雖無官職,但他身為穆國首富,當然有自己的人脈,不可能這么輕易就垮了。

  不過她還是很擔心他會吃苦頭,哪怕只是一點小傷,她也舍不得他承受。

  “你們說得對,雖然不可能完全不為他擔心…但我會堅強起來。”蘇絹萍深深了口氣“放心,我不會莽撞行事的,既然竣希不在,這個家由我替他守著。”

  “姐能這么想是最好了。”蘇湘梨一顆高懸的心總算落了地。

  “夫人。”這時青兒遲疑的從外頭走了進來“于管家說,那新科探花又折回來了,只是這回他是獨自一人,還說想和夫人講幾句話。”

  “那姓戴的還有什么臉來啊?”蘇湘梨氣得跳腳“我早知道他不是什么好人。”

  蘇絹萍皺眉,不過反應比妹妹冷靜的多“我去見見他。”

  “姐!”

  “我想知道他這么做到底是什么意思。青兒,你叫于管家將他請至正廳。”

  廳里,蘇絹萍慢慢喝著紅芳端給自己的茶,并不急著出聲。

  “絹萍,可否讓這兩位丫鬟先下去,我有話想私下和你說。”戴文翔忍受不了這種沉重的靜默,率先開了口。

  “我已成親,戴大人理應喚我范夫人才是。”她將茶杯擱在桌上“再者我沒什么事需要瞞著青兒和紅芳的,大人若有事,不妨直說。”

  “你…”他記憶里的蘇絹萍是個溫柔體貼的女子,不曾如眼前這般冷淡疏離,他不訝異。

  “大人若無事吩咐,恕民婦身體不適,先下去休息了。”說著,她一副要起身離開的模樣。

  他心一急,顧不得還有旁人便直接口道:“絹萍,我今天這么做,都是為了你啊!”“為了我?”她轉過頭冷冷望向他“大人是讀圣賢書之人,怎么做出這種卑劣的事?稍早派人帶走我家老爺,如今又站在這兒說這些話,分明陷民婦于不義!”

  “絹萍,你怎么會站在他那邊,你當初不是被著嫁給他嗎?”

  “無論當初我是如何嫁給我家老爺,現在我和他已是夫,我家老爺在哪兒,我便在哪兒,他若死了,我也不會獨活。”

  “所以你承認當初是自愿嫁給范竣希的?虧我還一心認定你是被迫…”戴文翔怒道。

  “大人,我見你是念在過去的情分以及對您的歉疚,然而倘若在大人心里,絹萍是那種見錢眼開的女子,恐怕我和大人之間也沒什么好說的。”她打斷他的話“過去確實是我對不起大人,大人若恨我、想報復我,絹萍無語可說,但往后無論我家老爺是生是死、是貧是富,我都會追隨他。”

  戴文翔震懾于她眼中的堅定。

  他原想著,若她是被迫的,那么只要自己垮范竣希,或許便能帶走她。而若她是為了錢嫁給范竣希,現在范家倒了,她應該也會回頭選擇他這個前途無量的探花才是。

  可他沒想到…她竟是這樣的反應。

  但她若是那種愛慕虛榮的人,自己又怎么會受她的吸引?

  “于管家,我累了,麻煩你送客吧。”蘇絹萍走至正廳門口時,對等在那兒的于管家代。

  “是。”于管家立刻恭謹的道“戴大人,小的送您出去。”

  戴文翔苦澀的望著她的背影,明白自己做錯了,有預感這也許將是他最后一次見到她…

  夜晚,一道人影如鬼魅般突然出現在天牢門口前,把守在天牢門口的士兵們嚇了一跳。

  他們竟然沒看見對方是從什么地方來的,顯然對方的武功不知高了他們多少倍,就算他們全上,說不定也不是對方的對手。

  只是再害怕,他們還是得盡忠職守,一名膽子較大的士兵開了口。“站、站住,你是什么人?”

  那人向前走了幾步,在燈火照耀下,士兵們才看清來人是名美得不似凡人的男子,一襲白衣,面若冠玉,狹長的鳳眼仿佛會勾魂,差點讓他們看呆了。

  “好吧,看在你們還有點膽識的分上…”白衣男子嘆了口氣,自懷中取出一枚玉制的令牌“幾百年沒用過這玩意兒了…這東西你們認得吧?”

  那些士兵湊上前看了好一會兒,最后隊長“啊”了一聲“原來您就是那位…”

  “對對對,知道就好,千萬別說出來。”男子不耐的擺手“那我現在可以進去了吧?”

  其他還沒搞清楚狀況的士兵們還在發愣,那位隊長連忙道:“這個自然,皇…咳,祁公子進天牢,豈有攔阻的道理?”說完,他轉過頭對其他人喝道:“還不快讓開?”

  于是祁公子就這么大搖大擺的晃進了天牢,還命令那些人不準跟來。

  天牢中本是關皇親國戚或是朝中重臣的地方,這些人會犯罪畢竟是少數,因此里頭大半牢房都是空的。

  祁公子走到最里面的那間牢房,隔著鐵欄桿,偏頭望著里頭的男人。

  “沒想到一介平民也能被關進天牢,而且看起來還享受的,這算是有錢能使鬼推磨?”

  瞧瞧這牢房清理得多干凈啊,不但日常所需的東西應有盡有,連被褥都是新的,日子看起來一點兒也不難過,更不像個罪犯。

  范竣希抬頭看向男子,眼中閃過一抹訝異“祁公子?”

  “沒想到范老板竟也認得我這個無名之輩。”

  “祁公子美若天仙,聲名遠播,又豈是個無名之輩?”

  那雙漂亮的鳳眼忽地危險的瞇了瞇“既然范老板對在下如此了解,應當也知道過去那些敢當面稱贊我美若天仙的人,下場均是如何吧?”

  范竣希淡淡一笑“可我瞧我家的小姨子倒還活蹦跳的。”

  可惡,被戳中死了。祁公子只得暗自咬牙。

  這男人分明是在提醒自己,若他敢對他如何,到時就難以向小梨兒代了,真不愧是商!

  兩個男人初次見面,第一回合戰,是祁公子敗了。

  “看你日子過得倒好的啊,想來根本是小梨兒和她姐姐太過擔心了。”祁公子輕哼。

  若非這幾小梨兒總是心神不寧,成天待在家陪她姐姐,不但不出門見他,連義診也不去了,否則他不想跳進來蹚這渾水。

  本來范竣希這商是死是活不關他的事,只是他在乎小梨兒,所以才不能讓她崇拜的姐夫被那愚蠢的太子給殺了,否則到時不只小梨兒的姐姐會傷心,連小梨兒也不會快樂。

  而他絕對不允許任何人奪走小梨兒臉上那單純天真的笑容。

  “多謝祁公子關切,范某很好,最多再過個十天半個月便能出去,請祁公子轉告湘梨,不必掛懷。”他沒說轉告絹萍,是因為只要湘梨知道,絹萍自然就會知道了。

  這整件事本就是太子陷害他的伎倆,情況本會極為兇險,所幸他處理事情向來妥貼,這陣子亦未曾賣米牟取暴利,為自己辯駁起來自然句句成理,再加上懷王又動員朝中勢力為他說項,所以即使他現下還關在牢中,安然出獄也只是遲早的事。

  “哦,傳個話就好嗎?這倒容易,比要我去找老頭兒聊聊簡單多了。”祁公子聳聳肩“那我這就去和小梨兒說了。”

  “麻煩祁公子了。”范竣希客氣的道。

  “不過…你確定你真能在里頭待上十天半個月?”祁公子臉上突然閃過一抹狡黠的笑容。

  范竣希一愣“祁公予何出此言?”

  祁公子并未直接回答他的問題只道:“你也知道,小梨兒的醫術極好,幾乎可說是快和她那當年號稱第一國手的師父不相上下,想來誤診的機會極小…”

  “祁公子的意思是,我家夫人怎么了嗎?”范竣希臉色微變。

  “怎么了倒是沒有,只是小梨兒診出她有孕了,偏偏這幾她因丈夫入獄之事憂郁傷神,導致動了胎氣…”

  他的話都還沒說完,范竣希已激動的站起身“你、你說絹萍懷孕了?”

  天,絹萍的肚子里…竟已有了他們的孩子?他真不敢想象自己這么快就當父親了。

  “是啊,只不過她的心緒不寧,情況不是很好。”祁公子笑了笑“不過范老板請放心,你的話我會轉告給小梨兒,讓她們姐妹放心,那么就此別過。”說完,他毫不猶豫的轉身走人,壞心的不想讓那情緒激動的家伙打探更多消息。

  第二回合戰,范竣希完敗,不過范竣希現在才不在乎這個。

  此刻他腦子都充斥著子懷孕的訊息,并恨死自己目前的處境。

  她懷了他的孩子,他卻沒能陪在她身邊…

  繼續在這兒待上十天半個月?不,別說十天半個月,現在他就連一個時辰也不想多等。

  要他付出什么代價都可以,只要能讓他馬上離開這里,回去和兒團聚…

  “有沒有人在?”他雙手握著鐵欄桿,朝外頭大吼“我想見懷王或圣上,我有重要的事要向他們說!”

  蘇絹萍這幾天很嗜睡。

  一方面可能是因為懷孕的關系,另一方面則可能是小梨替自己開了安神的藥。

  其實她很不喜歡一直睡覺,因為這樣讓她無法掌握到丈夫最新的消息,但她也曉得憂心過度會影響胎兒,而那也是她極不愿發生的事。

  因此尽管不情愿,她還是乖乖的喝藥安胎。

  而小梨昨晚又來安慰她,說她已經請了個厲害的朋友去探望過竣希了,那人說竣希的情況很好,要她別擔心,約莫再十天半個月便能出來了。

  可她對此事半信半疑,懷疑小梨是在哄自己,不過即使是假的,她仍很感激妹妹的心意,當天晚上亦睡得特別安穩。

  也不曉得睡了多久,外頭突然傳來一陣吵嚷的聲音,她困倦的睜開眼,某張她思念至極的面孔就這么映入她的眼中。

  蘇絹萍眨了好幾下眼,發現那張臉居然沒有消失。

  “我一定是睡暈頭了。”她喃喃道,決定再度閉眼補眠。

  他怎么可能這么快就回來?她肯定是在作夢!

  “傻瓜。”

  無奈卻又含溫柔的低語聲在她耳邊響起,接著蘇絹萍感覺到自己被人狠狠抱住。

  “啊!”她嚇得睜眼,卻見“夢中”的那張臉非但沒有消失,反而離自己更近了,而且那肌膚的觸感竟是如此清晰,仿佛真的一樣…

  不,不是仿佛,那根本就是真的!

  他在她鼻尖咬的那一口,會痛。

  “你你你…”她驚訝得都結巴了。

  “我回來了。”他笑看著她震愕的表情,心情很好的在她上印下細碎的吻。

  “你回來了…”

  聽她像鸚鵡一樣重復他的話,再見她臉上呆愣的表情,明白她還沒回過神。

  “是啊,所以你可以好好的安胎,再也不用擔心了。”能將子孩子都抱在懷里的感覺真好。

  讓他再次覺得不管付出什么代價都值得了。

  蘇絹萍就這樣呆呆讓他抱著,愣了將近一刻鐘才真正反應過來。

  “等等,你為什么這么快就能出來了?”

  “怎么,不開心我回來?”他故意逗她。

  “當然不是!”她果然氣急敗壞的瞪了回去“我只是很意外…我以為至少還得再拖個十天半個月的…”

  “本來是這樣沒錯,但我聽說你懷孕的事后,哪還待得下去?當然要馬上趕回來了。”

  “這樣好嗎?你該不會是逃跑的吧?”她不緊張了,他若真逃獄,事情恐怕更難善了。

  “當然不是。”范竣希笑道“這回可是皇上親自免了我的罪,而且我想他現在應該樂得很吧。”

  蘇絹萍立刻察覺不對“你…答應了他什么條件?”

  “沒什么。”他一副不在意的模樣“只要能早點出來見到你和孩子,一切都值得了。”

  “我要聽實情。”她才不讓他混過去。

  “就…那些米。”唉,娶個太精明的老婆也很麻煩。

  “什么米?”

  “我先前收購的那些。”他苦笑著看著她變臉“我說愿意將那些米全數捐出賑災,皇上就二話不說的放了我。”

  “廢話!”蘇絹萍簡直不敢相信“要我是皇帝,也馬上放了你。”

  在他們的前世,人家法院易科罰金都是一、兩千元折抵一刑期,他這一國首富倒是大手筆,拿先前收購的那些米換取少坐十天半月的牢,以目前市場上的米價,換算成前世的金錢單位,大概就是用一、兩千萬折抵一的刑期。

  除非皇帝腦殘了才會不答應!

  “不過我覺得很值得,非常非常值得。”范竣希緊緊擁著她。

  讓她能夠安心養胎,而自己又能早點見到她,就算要他散盡家財也無所謂,更何況只是那點零頭?

  “也是,你能平安歸來,比什么都重要。”她鼻子,眼眶泛紅。

  他舍不得她擔心,她又何嘗舍得他受苦?只要他平安出來,沒少指甲或是頭發,她就非常感動了。

  就像先前她對戴文翔說的,無論范竣希是貧是富,她都會愛他、跟他在一起。

  “不過說也奇怪,聽懷王說,那戴文翔后來似乎臨陣倒戈,在皇上面前替我說了不少好話。”范竣希忽道。

  她愣了下“哦,是嗎?”

  戴文翔最后竟然還是幫了她啊…不過,這才是她認識的戴文翔。

  他真的是個好人,她無法愛他,幸好他沒因自己的關系失了本,而欠他的情,她是還不了了,只希望他能早找到真正的幸福。

  “可別告訴我你太感動,想要移情別戀啊。”看著子臉上怔愣的表情,他忍不住提醒。

  她伸手用力掐了他一把“放心,等你哪天發現你愛的是宛茵表妹,準備娶她過門時,我就會去找戴文翔的。”

  范竣希卻哈哈大笑“那難度恐怕比成為穆國首富還要高。”

  “竣希。”她輕喚。

  “嗯?”

  “我很愛你。所以不管往后發生了什么事,你可不可以都告訴我、讓我與你一起分擔,不要再獨自面對,好不好?”

  他凝視著懷里心愛的人兒。

  從很久很久以前,他就深深被她的堅強與聰慧吸引。

  她不是溫室里嬌弱的花朵,而是株生命力強韌的小草,無論飄落到哪里,都能夠頑強的扎生長,也是因此才能與他并肩前行。

  “好,我答應你。”他啞聲允諾“無論發生什么事,我們都要一起面對。”

  “這還差不多。”她終于出滿意的笑容,伸手回擁他。

  雖然艱困的冬天即將來臨,但有彼此在身邊扶持,他們都對未來有著無比的信心。
上一章   超齡妻   下一章 ( 沒有了 )
告別孤單情牽來世狂戀貴公子獵色情郎替身寡婦花魁公主狀元陰大人貴公子好優雅殘情貝勒攀愛羅密歐
免費小說《超齡妻》是一本完本言情小說。更多好看的免費言情小說,請關注午休小說網的“完結言情小說”專欄或全本小說排行榜。
完結小說超齡妻TXT下載的所有章節均為網友更新,與免費小說網(www.jxldls.co)立場無關。
飞艇开奖记录 百度7星彩开奖号码 北京赛车pk10直播 浙江省[福彩中心 重庆时时彩官网 证券股市能赚钱吗 手写怎么赚钱 五分彩是正规的么 易到 滴滴 哪个赚钱 河南快3开奖结果今天1 广西十一选五开奖情况 开自助烧烤火锅店赚钱吗 家里养什么鱼赚钱 自慰取精赚钱 私行客户赚钱吗 宁夏11选五开奖号 福彩欢乐生肖组选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