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大人 番外四《宅》
午休小說網
午休小說網 玄幻小說 武俠小說 仙俠小說 都市小說 言情小說 歷史小說 軍事小說 穿越小說 網游小說 科幻小說 靈異小說 同人小說 競技小說 重生小說
全本的小說 嬌妻物語 小姨多春 孽亂村醫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畸愛博士 雪白嫂子 留守村莊 走村媳婦 鄉野情狂 官場小說 經典名著 笑話大全 綜合其它
小說排行榜 人面獸醫 女友出軌 婦科醫生 三人同床 惹火鄉村 合家情緣 若母癡欲 殘花敗柳 慈母憨兒 女友故事 偵探小說 現代文學 短篇文學 熱門小說
午休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陰大人  作者:凌淑芬 書號:46087 更新時間:2019-11-14 下一章 ( 沒有了 )
番外四《陰宅》
  “唉,你還是回來一趟吧!”

  因為大人這樣無奈的一句話,麗華帶著老公和一對七歲的雙胞胎,一路迢迢從臺北殺回臺南去。

  一踏入宅——附注:姓的人住的家宅,同“陳宅”、“王宅”、“李宅”——黃光磊見到岳父大人,照例背心一涼,讓到一旁對大人必恭必敬地陪笑。

  “外公,外公!”小太陽黃妞妞蹬著肥肥的小胖腿,快快樂樂蹦進大人的懷里去。

  小魂黃寶寶落在身后,沒有立刻跟上。太靠近妹妹會很燙,剛才在車上已經忍受父親和妹妹的氣連續轟炸好幾個小時,他的極限差不多到了。

  “媽,發生了什么事…”麗華慢慢地牽起兒子,選了一個最角落的位子坐下。

  黃光磊哪里理她?大腳一邁,**一坐,把兒子老婆緊緊卡在沙發角落。母子倆嘆了口氣,互相抱緊一點,分享一下涼的體氣。

  女兒抱著孫子縮在一角,一臉慘烈之相。旁邊那顆大太陽還不知好歹,緊緊卡住他們的逃生去路,大人眼神又了一,腦子里瞬間冒出十七、八個念頭,每個都能把這白目女婿電得金光閃閃嚇嚇叫。

  “華華…嗚!媽咪撞鬼了!”風華從不曾褪的沈淇淇偎在丈夫身旁,把大人的注意力稍稍拉回。

  “哈哈,媽,以一個麻瓜來說,你還真不是普通的愛撞鬼!”黃光磊哈哈大笑。

  大人的眼神飄過來,他打了個寒顫,連忙噤聲。

  再看他絲毫不見放霽的神情,心頭一悚,趕忙坐離老婆兒子一點距離,讓他們有空間呼吸。母子倆同時松了口氣,各自大大了口氣。

  “到底是怎么回事…”麗華有氣無力地問。

  于是淇淇含淚開始訴說——

  上個星期,淇淇拉著已經退休的大人陪她去買菜。大人在附近的公立停車場停好車,兩人剛走到大馬路來,就見到對面不遠的地方有一群人圍觀,七嘴八舌不知道說些什么。

  停車場旁邊的那間面店老板和淇淇很,于是她好奇地拉著丈夫過去。

  “老板,那邊擠了一堆人是在鬧什么?”

  老板神秘兮兮地低聲音:“對面的一百號出人命了。”

  淇淇嚇了一大跳。“出人命?怎么會?”

  “嗯,一百號是賣北平烤鴨那一家?”大人暗嘆一聲,今晚沒好吃的烤鴨吃了。

  “對呀對呀!”

  “怎么會出人命?”淇淇覺得很恐怖。

  “我偷偷跟你們講,你們不要跟別人講,這事只有我們老地頭知道——那間店,其實很,每隔一段時間就要死一個。”老板低著嗓音道。

  “為…為什么?”淇淇背心寒寒的,連忙抱緊丈夫的手臂。

  “聽說那間店的房東會術,在里面養了一些無形的東西,所以每個租這間店面的店家都會大發,生意好得不得了,他們的店面人人都搶著租。可是…這種大發是要付出代價的…”老板懸疑地拉長聲音。

  “好了,我肚子餓了。”英明的大人決定拉走愛怕又愛聽的老婆。

  “喂喂喂,等一下,人家我故事還沒講完啦!”老板含淚叫住人。哪有這樣的?聽故事只聽一半。

  “聽完再說,聽完再說。”膽小表淇淇偏偏有一顆無比的好奇心。

  “總之每隔一陣子,那些無形的東西就會出來吃人,所以也每隔一陣子,那間店就要死一個人。”老板終于講完,很欣慰的覺得代完大事。

  “這么恐怖…?”淇淇身上的寒全豎了起來。

  “來去買菜!”大人不由分說把子拖走。

  夫倆依照她習慣的動線,先逛馬路的這一邊,再逛馬路的另一邊。而逛馬路的另一邊,自然會逛往一百號的鴨店方向。

  淇淇站在八十幾號前,猶豫地望著漸漸散去的那團人和那間緊閉的店面。

  “喂,大人,我們還要不要往下走?”

  大人看看手里提的菜,買得也差不多了。

  “你怕我們就回去吧!”他淡淡道。

  “可是我喜歡吃的古早味蛋糕在更過去的地方…”淇淇小聲咕噥。

  “那你在這里等,我去買。”

  “好。”淇淇很懦弱地揮手作別,讓老公去冒險犯難。

  大人提著手菜,絲毫不損他一身爾雅豐采,悠然走過一百號前面。

  經過時,他隨意的瞟了一眼,一百號的鐵門拉下,只開了旁邊的一道小門,里面有道士和家屬招魂的鈴聲陣陣傳來。

  他向來不懼鬼神,也不甚在意,繼續往古早味蛋糕的店家邁去。

  買了蛋糕,轉頭走回來和老婆會合,遠遠卻看到一百號前那纖瘦的身影,不正是自家老婆嗎?

  大人有些氣惱。明明就膽子小的人,偏要跟上去湊熱鬧。

  “你不是怕嗎?跑過來做什么?”他走到子前面,面無表情地問。

  淇淇看著老公不快的臉色,有些莫名其妙。

  “我在等你啊!”罷說完,她像想起了什么,眼睛一瞟,突然發現自己竟莫名其妙來到一百號前面。

  嗚——我怎么會在這里?

  “大人,我覺得的,我們回家吧!”

  **

  “然后呢?”麗華冷靜地問。

  “然后?然后就撞啦…”她娘鼻子。

  總之就是后來回到家,她開始發現東西會自己不見,然后在莫名其妙的地方冒出來,不然就是一時發呆走了神,回神時卻發現已經在另一個房間等等。再對照當天大人在鬼店面前撿到她的情況,淇淇悚然一驚——

  莫非是撞了?

  她年輕時怕鬼怕得要命,后來當了媽媽,基于為母則強的心理,情況稍微有些改善。

  如今女兒長大了,不再像小時候需要她的保護,年輕時那種怕鬼的心情又回來了。

  “哈哈,我看是媽自己恍神走,不會是早期的老年癡呆吧?”黃光磊再度發展快人快語的開朗情

  “…”“…”“…”三個家人都不覺得好笑。

  他再度被岳父大人冰得全身一顫。

  “咳,我是說…那個,沒事。”

  “那外婆怎么說呢?”麗華問道。

  這些年過去,老當益壯的聶小倩已處于半退休狀態,目前大半時間都和丈夫、幾個老朋友全臺灣各地游山玩水,一年難得見上幾次。

  “媽說我自己神經病想,就不理我了。”

  “嗯。”確實很像外婆會說的話。麗華深深點頭。

  想到那位高壽健朗又貌美如花的外婆,黃光磊突然感慨地點點頭,慈愛地看向女兒。

  “妞妞,從遺傳學來看,將來你也有機會活得很長很長,跟老妖怪一樣長,哈哈。”

  “…”“…”“…”在場三個家人又默默看他一眼。

  黃光磊再度打個靈,好、好像又說錯話了…

  老公,為什么你平時能言善道,跑起業務來呱呱叫,一到了我老爸面前就整個弱智化呢?麗華只能無聲嘆息。

  “說到底就是你姓不好!害我們家都變『宅』了。”淇淇鼻子,牽拖身旁那個男人。

  大人唯仰天長嘆耳。

  小夫倆互換一眼,低頭商量了一下,半晌麗華點點頭,由老公開口,給他一個重振聲威的機會。

  “爸,不然你這星期帶媽媽出國玩玩,散散心,我們搬回來住幾天,看看有什么不對勁的地方,也才好做打算。”

  這次他總算說了句人話,大人對他的提議勉強滿意。

  “我想,還是今天晚上我過去看看吧…”

  住了幾天,家里實在沒有任何異狀,麗華想想,還是得到兇宅親自走一遭。

  “我跟你一起去。”

  “你一去,鬼就不出來了。”也不想想自己那一身氣。

  “不行,不能讓你一個人去!”

  “去看一下就回來,很快的…”

  “不行,絕對不行!”

  她堅持,黃光磊更堅持。

  基本上只要大人不在的場合,他還是非常有一家之主的男人樣的。最后夫倆討價還價的結果,由他載到兇宅附近去,然后在車子里等。

  麗華特別標示出一千公尺的安全范圍。

  “你那一身氣,在黑夜里都亮得跟白天一樣,走得太近會被發現的。”

  黃光磊駁回抗議,自動縮短成三百公尺。

  于是,這夜剛過子時,一輛賓士停在寂靜無人的馬路邊。

  后座里兩個小家伙各自抱著最喜愛的小毯子,睡得東倒西歪。因為臨時說好要來的保母有事,他們只好把兩只小的都進車子,一起載來。

  黃光磊不太樂意地看著她下了車,慢慢走向前方的陰影里。

  這一整個區塊都是菜市場,沒有什么夜生活,于是一到了夜里,分外冷清。

  行人是一定沒有的,連車輛都不多,樓上的住宅也多半已經歇下了,整個世界隱隱有種獨剩她一人的感覺。

  麗華卻知道自己不是一個人的。身后不遠處,一個不的男人正坐在車子里,緊緊盯著她的背影。

  想著想著,心里莫名的有些甜。以前年輕時候,這樣的夤夜踩點并不陌生,身后卻沒有那雙守護的眼神。

  凄清的路燈暈暈亮著蒙黃的光線,把燠熱的九月夏夜都染上了一層冷涼之意。

  癘窣。窸窣。

  后面有人跟著!麗華飛快回身。

  “…你怎么來了?”

  兒子漆黑清醒的眼睛,在那張蒼白的臉上顯得特別大。

  “人家想來…”

  “你太小了,先回車上等媽媽。”

  “爸爸很擔心。”黃寶寶說。

  基本上這一大家子人,不管是姓黃的還是姓的,共同點是男人的那一方都覺得自己有必要保護女人的那一方。

  “那也不能派一個七歲的小表出來吧?”麗華很是猶豫。

  “媽媽,我不想說的那么白,可是你變弱很多,加了我比較有勝算…”黃寶寶輕飄了一句。

  麗華沉默了一下,嘆口氣拍拍兒子腦袋。“沒辦法,媽媽是…”

  “我知道。”黃寶寶不等娘說完,自動接下去。“是被爸爸睡掉的,不能怪你。”

  “…”兒子,這不是七歲小孩該說的話吧?

  既然已經來了,算了。麗華牽起兒子的手,母子倆一起走向那間黑的兇店。

  想想,這好像是母子倆第一次聯手耶!真是有紀念的一刻,呵呵。

  目的地抵達,她迅速斂了斂心神。

  喪事自然是移回喪家里辦的,因此從那天法師來招過魂之后,這間鴨店便大門深鎖,再沒有人進出過。不過白天時黃光磊來踩過點,鴨店后面與隔壁中間有一條小到甚至不能稱之為防火巷的小隙,也就只有麗華這樣小的人能走得進去,高頭大馬的黃光磊要擠進去還有些難度。

  鴨店有一道后門開在這個小隙處。想來是當年先蓋好了前方鴨店這棟,有前后門方便進出,后來才蓋了緊鄰的那棟隔鄰,這條藏污納垢的小倒被人遺忘了。

  平時鴨店老板會把一些雜物堆放在小隙里,為了取拿方便,所以后門一直都是沒鎖的。白天黃光磊辛苦的擠進來之后,發現喪家也沒注意到后門沒鎖,所以從這里進來很方便。

  麗華看看那條臟兮兮的黑巷,回頭再和兒子確定一次。

  “你要不要在這里等我?媽媽進去看一下就出來。”

  “媽,外公才怕蟑螂,我不怕。”

  “…嗯。”真不可愛的小孩。

  麗華轉身鉆了進去,想了想,再回頭叮嚀一下:“千萬不要在外公面前提起他怕蟑螂的事。”

  “我知道,我又不是爸爸。”

  “…”麗華開始覺得自己體察人情、觀察入微的兒子,將來會出人頭地。

  身材嬌小的母子倆,一下子便閃過長年堆在暗處的垃圾,來到鴨店后門。

  手一轉,門把確實是松的。麗華微微一推,門扇幽幽往內晃去。

  一股沉窒的氣味面而來,母子倆都不自覺閉了閉氣。

  撇開森感不談,這其實就是一間普通的關店后的店面。

  后門直接進去是連著廚房,兩個幾乎和她一樣高的超大鐵桶就是平時老板烤鴨用的烤箱。廚房旁邊有一個小間,麗華一探,里面只擺得下一張窄和一臺小電視,想來是老板如果得太晚,就在這個小間里將就一夜。

  出了廚房往前走,前方就是一般客人用餐的餐廳了,還有一間廁所,整間店面的隔局相當簡單。

  麗華牽緊了兒子,在餐廳的地方看了一遍,沒有感覺到什么異狀。隔著緊落的鐵門,偶爾可以聽見外頭有車子經過的聲音。

  “還是回廚房看看吧!”

  兒子點頭同意。他也感覺不到前頭有什么氣。

  母子倆回到廚房。空氣實在有些窒悶,于是麗華把面對小黑巷的窗戶打開。

  開了才發現,跟沒開差不多,這么狹窄的一條小,基本上沒有什么新鮮空氣在動。

  麗華又四處摸摸看看,最后來到那間小房間。聽說,老板是死在這張上,被人發現的。

  她一樣先把小窗戶打開,在沿坐下。

  “我們在這里等一下…你會不會怕?”

  “媽,我不是妹妹和外婆…”

  “…嗯。”又坐了一會兒,黃寶寶出門前喝的那杯水發威了。

  “媽媽,我去前面上廁所。”

  “要不要媽媽陪你去?”

  “不用了,媽媽在這里等我就好。”

  “好。”反正就在同一間屋子,麗華也不怕他出什么意外。“等你回來之后,如果沒有什么狀況,我們就走吧!今天可能時辰不對。”

  “好。”

  兒子蒼白清冷的小身影往門外飄去。

  其實,現在如果有人正看著這間兇店,光他們兩個一臉慘白的在屋子里晃的景象,就已經很足以構成“鬼屋”的要件了…

  麗華靜坐片刻,驀地,窗戶附近響起一個淡淡的聲音,好像什么東西“噗”的一聲。

  她往聲音的來處瞄去,半晌沒聽見或看見任何異狀。又坐了一下“噗”的又來了一聲,她心頭一驚,起身往窗戶走過去。

  忽然間,腳軟了一軟,整個人突然失了力,趴在小上,她的腦子里一陣昏暈。

  “媽媽——”

  兒子的驚叫聲響起!

  一個星期后,帶著老婆到普吉島度完假的大人回來了。夫倆一進門,淇淇先發禮物給兩個小外孫。

  黃妞妞是漂亮的沙龍和小帽子,黃寶寶是烏漆抹黑的部落木雕面具和護符。

  禮物很和兩人的心意,于是兩小孩到隔壁房間玩了。

  度了假回來,心情開朗許多,淇淇整個人光彩煥發,已經不是出發前那魂不守舍的模樣。

  她們家女人都不易顯老,淇淇穿著沙龍,腳踩海灘鞋,在普吉島的街上和丈夫一起閑逛,風韻猶存的美貌吸引了無數中年外國觀光客的視線。大人只是離開一下去買個飲料,就有不少油胖臭老頭上來搭訕。

  淇淇精神能恢復得這么快,跟女虛榮心得到足有莫大關系。

  “后來呢?后來呢?你們有沒有發現什么?”她喝著女兒做的西瓜牛,興致地問。

  大人默然看她一眼。

  麗華和丈夫換一個眼光,開口道:“媽媽放心吧!我都收拾干凈了。”

  “真的?結果里面是什么東西?”

  “也沒什么。總之,我都收拾乾凈了,家里以后不會再出事了。”麗華說。

  “那就好。”

  生樂天開朗的女人了了一件大事,開心地跑進去找外孫玩了。

  大人還是默然地看子背影一眼。

  其實,這樣胡里胡涂的人生也快樂的…

  “說吧,是什么情況?”

  罷才他們換的那記眼光,他可沒錯過。

  兩個小的也沒打算能瞞過他,黃光磊搶著要說話,大人輕飄飄地瞄他一眼,他背心一個冷顫,哈哈陪笑兩聲,發言權交給老婆。

  麗華開口解釋完,客廳里安靜了一會兒。

  黃寶寶大概是對里頭那些女人家玩換裝的游戲沒什么興趣,不知何時也拿著他的面具,鉆到客廳來坐。

  “瓦斯中毒?”大人輕聲開口。

  “噯。”

  三個黃家人都點頭——麗華同時身兼家人及黃家人兩種身份,戲份比較重。

  大人微訝。

  在所有可能里,他倒沒想過是這一個。

  “隔壁鄰居的瓦斯熱水器就裝在他們的小房間窗口,只要有人洗澡,一氧化碳就往里頭飄,屋子里通風又不好,遲早要出事的。難怪定期會發生命案。”黃光磊其實白天去勘察的時候就發現了,只是回家忘了提,沒想到差點害老婆掛在那里。

  不過“差點害老婆掛在那里”的這一點,兩人都明智地認為沒有必要提,不然有個大人可能也會讓他差點掛在客廳里。

  “那你媽莫名其妙跑到店門口…”

  “外婆不是說當時接到曾外婆打來的手機嗎?”黃寶寶接口“那一區的手機訊號很差,外婆可能是邊找訊號邊講。就不知不覺走到兇店門口了…”

  大人想了想老婆的迷糊子,這完全就是她會做的事沒錯。

  “那在家的恍神…?”

  “應該就是嚇到了,所以開始疑心生暗鬼,覺得什么都不對。”麗華說。

  到底是有點年紀了,記不如年輕時也是正常的事。一般人的家中長輩也偶爾會有這樣恍神的現象,但因為沒有其他因由,所以就只覺得是恍神而已,淇淇卻是想多了。

  所以,所謂“無形的東西”是一氧化碳?

  嗯,果然很無形。

  “哈哈哈,妞妞穿這樣好可愛!”房間傳來祖孫倆快活的笑鬧聲。

  大人嘆了口氣息。“好吧!就這樣了。你們辛苦了。”

  “媽那里…?”麗華不確定要不要跟母親說。

  “我覺得沒必要跟外婆說耶!”黃寶寶突然開口。

  認為女兒除靈了的她好像比較開心…

  房間里又是一陣陣笑鬧聲傳來,一干大人默然片刻,大人拍拍外孫的頭。

  “就照寶寶的話吧!”

  于是,麗華母子第一次的除靈之旅,就以這種…驚險?慘烈?無奈?暗淡?呃,總之是很反高的方式畫下句點。

  “寶寶,將來有機會,媽媽再帶你去看更有看頭的地方。”

  “媽,你還是乖乖陪爸爸睡吧!以后這種事我來就好。”

  “…”真是個不可愛的孩子。
上一章   陰大人   下一章 ( 沒有了 )
貴公子好優雅殘情貝勒攀愛羅密歐一電鐘情2000號真銷魂詭計可菲的日記甜蜜的復仇愛逃亡姻緣劫
免費小說《陰大人》是一本完本言情小說。更多好看的免費言情小說,請關注午休小說網的“完結言情小說”專欄或全本小說排行榜。
完結小說陰大人TXT下載的所有章節均為網友更新,與免費小說網(www.jxldls.co)立場無關。
飞艇开奖记录 三肖主6码默认 街机捕鱼电玩 手机上开什么店赚钱 澳门骰宝作弊吗 老快3综合走势图 空洞骑士如何赚钱 通过虚拟号码注册软件赚钱 AG惊吓鬼屋计划 德州扑克在线游戏 在家怎么赚钱 手机德州扑克游戏下载 超级大乐透中奖彩民 大神棋牌手机版下载 一整包刮刮乐亏多少钱 内蒙古时时彩综合走势图 极速11选5开奖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