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電鐘情 第十章
午休小說網
午休小說網 玄幻小說 武俠小說 仙俠小說 都市小說 言情小說 歷史小說 軍事小說 穿越小說 網游小說 科幻小說 靈異小說 同人小說 競技小說 重生小說
全本的小說 嬌妻物語 小姨多春 孽亂村醫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畸愛博士 雪白嫂子 留守村莊 走村媳婦 鄉野情狂 官場小說 經典名著 笑話大全 綜合其它
小說排行榜 人面獸醫 女友出軌 婦科醫生 三人同床 惹火鄉村 合家情緣 若母癡欲 殘花敗柳 慈母憨兒 女友故事 偵探小說 現代文學 短篇文學 熱門小說
午休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一電鐘情  作者:云筑 書號:46083 更新時間:2019-11-14 下一章 ( 沒有了 )
第十章
  “什么?你再說一遍!”鐘煥星與游佩雯異口同聲地詫異大喊。

  “唉!真受不了你們兩個。”涂光杰撫了撫差點震聾的雙耳,搖頭苦笑著。

  “你…你就是那個打電話給羽嫻的神秘男子?”游佩雯覺得不可思議到極點了。

  涂光杰滿意地來回看著他們二人煞是驚疑的表情,肯定地解除他倆的疑惑。

  “如假包換。”

  “阿杰,我看你找我們來,不單單只為了宣布這『奇聞異事』吧!”鐘煥星一語道破涂光杰的別有用心。

  “嗯,我希望你們能配合我,別了這個機密,連帶幫忙我演出戲。”

  “演戲?為什么要演戲?”游佩雯一頭霧水。

  “你應當很清楚,羽嫻她愛的是Jye而不是我。”涂光杰語氣隱含妒意,竟吃起自己的乾醋來。

  “那又有什么差別?反正Jye就是你,你就是Jye,不管羽嫻喜歡哪一個、愛哪一個,那個人都是你,你是穩勝算的,又何必如此大費周章?”游佩雯不表贊同。

  “那不一樣的。”

  “有什么不一樣,不都是你嗎?”游佩雯翻了個白眼。

  “佩雯,先聽聽阿杰怎么說。”鐘煥星想先了解涂光杰的想法。

  “其實,我大可在昨天就向她表明身分,但我不希望羽嫻是因為我是Jye才接受我,這樣的感情猶如違章建筑,隨時有可能會坍崩、瓦解,我希望她愛的是真實的我,而不是她幻想中的Jye。”

  “你在說什么,我怎么聽不太懂?”一臉茫然的游佩雯如身墜五里霧中,理不出方向頭緒來。

  “我約略能懂得你的意思,你是希望羽嫻能清楚明白自己的心。再者,你不表白身分,是擔心一旦她所勾勒虛構中的Jye與現實生活中的你有所差距懸殊,會影響后的感情發展,對吧!?”鐘煥星揣測分析著。

  “嗯。”“那萬一她愛的是Jye呢?”鐘煥星又丟下一道問題。

  “Jye將永遠徹底地消失不見,雖然對她來說有點殘忍,但我會竭盡所能地去力挽狂瀾,創造一個現實的Jye給她,事實上,這點并不用太過擔心。”涂光杰足地笑了。

  “咦,瞧你這么有把握,是不是發現、確定了什么?”

  涂光杰神秘地但笑不語,眼神中有著說不出的足與喜悅,也許他還比羽嫻更明白、更懂她的心呢!

  “哦,我放棄思考,你只要告訴我該如何幫你就好了,講一大堆,害我腦神經都打結了。”游佩雯抱怨著。

  “說你笨,你還不承認。”

  鐘煥星愛憐地敲了敲她的額頭,惹得她哇哇大叫。“誰說我笨,我只是不喜歡用大腦而已。”

  “你們兩個等會兒清場后,再打情罵俏吧!”涂光杰無奈地笑道。“先聽聽我的計劃吧!”

  于是乎,三個人就在涂光杰的書房中,悄悄地討論著計劃,準備展開這個計謀。

  “喂,羽嫻,聽說阿杰另外有心愛的人了耶!這小子手腳倒快的,明明前一刻還看他癡癡地守候著你,怎么…唉!真讓人料想不到。”游佩雯斜靠在沙發上,雙眼盯著電視故作漫不經心地提起,實則在內心盤算著該如何引出羽嫻最真實的感情。

  “嗯,我知道。”驀地再由佩雯口中確定此事,彭羽嫻的心仍是止不住地揪痛著,但表面上,她仍裝作毫不在意,強抑著心痛。

  “原來你已經知道啦!這阿杰也真是的,虧他還曾信誓旦旦地夸下海口,說要永遠等候你。唉!就說嘛,有哪一個男人那么癡傻,愿意花時間來等一個不愛自己的人。還好你沒有愛上他,要不然…羽嫻、羽嫻,你…”視線仍定在電視螢幕上的游佩雯,東扯西拉地隨意漫聊著,直至一陣隱隱的低泣聲傳入耳際,她才倏地調轉視線,不敢置信地瞪視著羽嫻。“你為什么哭了?難道你——愛上阿杰了?”

  游佩雯沒想到自己仍未“進入狀況”羽嫻倒先崩潰了,看來她是厘清自己的感情了,不過為免萬一,還是繼續演下去,發她的感情吧!

  彭羽嫻只是一逕地埋頭痛哭,強裝的堅強與不在乎,早已超過心中所能承載的重量,所有的苦澀傷痛如排山倒海般,狠狠朝她襲擊而來。

  “羽嫻,你別哭啊!像阿杰這樣用情不專的男人,哪值得你為他傷心落淚。反正,你應該陷得也不算深,我看哪,干脆你直接向你那個電話情人Jye坦白你愛他的心,再由他——”

  “不!”彭羽嫻猛地大喊出聲,打斷了游佩雯的話,也嚇了她一跳。

  “羽嫻,你——”

  “你說錯了、說錯了!”彭羽嫻抬起布深沉痛楚的一雙淚眼,無助地攀緊著游佩雯,語氣中則是心痛與苦澀、絕望與悲慟。

  “我愛的人是阿杰啊!愛得好深好深,深到我無法想像的地步。我一直以為我愛Jye,但事實上證明我錯了,竟錯得如此離譜…”

  “佩雯,我該怎么辦?是我自己放棄了他,我并不怪他另有了心愛的人,但是你教教我該如何收回投注在他身上的愛,該如何停止我那無止盡的心痛…佩雯,教教我…”她聲嘶力竭地痛喊,而無助的悲痛淚水泛濫地滾滾而下。心底的悲哀、無措越來越強烈,她究竟該怎么辦?涂光杰的繾綣柔情、摯愛呵護、百般珍寵無不一一轉奔騰,點點滴滴隨著自己愈形明朗化的心,更加清晰且尖銳地刺痛著她,她的心亦有著承受不住的撕裂劇痛。

  “羽嫻…”游佩雯完全傻掉了,忘了自己是在演戲試探她。她被羽嫻強烈的情緒給震住了,也為她驚心動魄的真摯情感給深深撼住了。

  于是,她不知所措地陪著羽嫻一起哭了起來,一邊還恨恨地罵著涂光杰:“臭阿杰,變心比翻書還快…大爛人!說什么會等你…都是騙人的啦…嗚…”

  “天底下沒一個好男人…殺千刀的臭煥星…最沒良心了…哇…”說著說著,她想起自己不也一樣無法確實捕捉住鐘煥星的心,他總是那么漫不經心…淚水更隨著哀怨的怨懟情緒毫不客氣地崩潰、宣而下。

  這是個尋常得不能再尋常的日子了,但對涂光杰來說,今天卻是他這一生最重要、且最具震撼影響力的一天了。

  是的,他選擇了今天——羽嫻的生日,要為彼此的情感劃下一個休止符。

  別質疑!休止符,是結束也是開始。結束以前種種不安、游移的感情,開始今后種種真摯確定的真心、一生一世的呵護。

  沒有任何人的打擾,只有他與她,他要讓她擁有一個畢生難忘的生日Party——只有兩人的Party。

  彭羽嫻站立在“最愛”茶藝館的店門外,猶豫遲疑著,不知該進或是該退?

  她真的不懂阿杰為什么要透過佩雯約她在這里見面,而且是選在這樣的日子,他可能不知道今天是她的生日吧!也許只是巧合。

  他不是應該與“她”在一起才是,怎么會想邀約自己?為什么?她百思不得其解。唉!幽然嘆了口氣,她舉步跨入了“最愛”來到了一間小廂房。

  這是間古古香、淡樸素雅的小廂房。廂房內有著一張低矮的四方桌,角落有一只花瓶,瓶中有束淡雅的花,而頭頂上是極具古意、散著柔和淡黃光暈的方形燈,正閃閃送著浪漫氛圍。

  涂光杰早已落座在四方桌的一邊,溢無限深情的深邃目光帶著笑意睇著剛到來的彭羽嫻。

  沒來由地,彭羽嫻在他柔情款款的注視下,一顆心怦怦地差些跳出口。她暗斥著自己的自作多情,他早已不屬于自己了。帶著忐忑不安的心情,她在他的對面坐了下來。

  靜靜地,誰也沒先開口,彷佛在享受著包圍在兩人四周的微妙氣氛。

  涂光杰仍是怡然自得地忙于沏茶,事實上是忙于偷覷她的局促、她的窘迫,彷佛這么愜意自在是天經地義、再自然不過的事了。

  反觀彭羽嫻卻已按捺不住于這樣撲朔離、詭譎難懂的氣氛,她好想吶喊出聲,就在她忍不住出聲之際,隔壁卻傳來聲響——

  “他們兩個在搞什么鬼!又不是在演默劇,都沒聽見說話聲。”一個不悅的女聲傳來。

  “你小聲點啦!等下被發現了,就沒搞頭了。”

  “你自己還不是這么大聲!”

  “噓——”

  聞著聲響,涂光杰的臉差些垮了下來,無奈的感覺油然而生。唉!看來這下是感動不起來了。他原先好不容易培養起來的氣氛,光看現在彭羽嫻一臉似乎已忍俊不住的笑意,不用猜也知道全毀于一旦了。該死的他們!早知道就不讓他們手。唉!唉!唉!三聲無奈,心事誰人知。

  “羽嫻,生日快樂。”直截了當地,涂光杰從西裝口袋內拿出一只錦盒遞到她眼前,一臉的誠懇真摯。

  “阿杰,你…”彭羽嫻不敢置信地瞪視著他手上靜躺著的紅色錦盒,一顆心因著這突如其來的震撼,而強烈快速地跳動著,原來他知道…

  “送你的。”涂光杰堅定地朝她揚起一抹含深情的淺笑。

  彭羽嫻微顫的右手怯怯地、緩緩地伸向前,想接過錦盒。說時遲那時快,涂光杰倏地將她的手連同錦盒,一塊包裹在他厚實溫暖的大掌里。

  “阿杰,你——”彭羽嫻抬起眼,卻倏地掉入一泓深邃幽遠的清潭中。多么熟悉的感覺,這雙深情眼眸只凝視著自己,如今怎又…她的心中是疑惑。

  “在你接受它之前,有一件事我必須先聲明,而且一旦你接受了它,我就不允許你后悔。”

  “你…”彭羽嫻忽地意識到事情的不尋常,急回被緊握住的右手,豈料,他的手看似輕握住她的,卻有著一股不容她抗拒的力道在阻止著她退卻、后悔。

  “它代表了我的心,一旦你接受了它,就代表你一并接管支配了我的心、我的一切。”石破天驚地,涂光杰宣告著令她驚心動魄、目瞪口呆的炙愛烈情,讓彭羽嫻心慌意了起來,她該是要高興才對,但是隨著他的話一落,她雙眼已是一片刺痛。

  “別…別開這種玩笑,你明知道…知道我承受不了再次的…再次的…”此刻,她已是泣不成聲。

  “羽嫻,你別哭啊!”涂光杰著實慌了手腳,趕忙移身至她身旁,輕攬她入懷,語氣中盡是不舍與自責:“是我不好,惹你傷心,是我不該如此強迫你接受我愛你的心,是我不好,都怪我…別哭了,好嗎?”

  聽著他輕言軟語、無限心疼的呵慰,彭羽嫻的淚水更是止不住地潸然而下,推離了他,語帶怨懟地泣訴:“對!是你不好,你心里明明已有了別人…還要…撥我的心弦…是你不該再次挑動我那好不容易才對你死心的心,是你不對,不該在我了無希望、心如死灰時,又給了我一線生機…我不要這種玩笑的捉弄態度。你明知道,該知道我——”

  彭羽嫻倏地住口,不想因為自己愛他的心而為他帶來困擾,但淚水仍是不聽使喚、不爭氣地斗大滾落自她那澄凈卻是愁苦的翦水瞳眸。

  唉!就差那么臨門一腳,涂光杰懷期待地等著她親口坦誠她愛自己的心,但卻在緊要關頭,她竟吊他胃口地折磨他,停住不說,唉!

  “傻羽嫻,我心里面的『別人』不是別人,正是你啊!羽嫻,難道到現在,你仍質疑著我對你堅貞不渝的真心嗎?”

  彭羽嫻雖漸漸止住了淚水,但仍凝著晶瑩水氣的眼眸顯示著有可能再次洪。

  “別騙我,你明明曾說過,而且…而且佩雯也證實了,你心中確實有別人。”她醋勁十足地拒絕相信,但態度卻有明顯的軟化跡象。

  “羽嫻,你聽我說,之前告訴你,我心中有個她,是再真實不過了,但那個她就是你啊!只不過我誤導了你,虛構了個假象,所以你才會誤會、曲解了。至于佩雯所給予你的訊息,只是為了更加證實你所誤信的一切。”

  “好,就算我相信你說的一切,那你為何要如此費心,不惜傷害我的誤導我?”彭羽嫻終于也恢復了思索能力,提出問題的癥結來質詢他。

  “這個嘛,就要問你羅!”涂光杰神秘詭異地一笑,才緩緩地再丟下另一個驚撼:“你應該明白我的用心才是,小羽。”

  彭羽嫻怔愣地瞪大著不確信的瞳眸,久久吐不出話來。阿杰叫她小羽,那他不就…

  “你剛剛喊我什么?”她想再確定一遍。

  “傻小羽。”涂光杰一如在電話中寵溺地喚著她。

  “Jye!?你竟然就是Jye?你瞞得我好苦,也騙得我好久,更折磨得我好慘。”彭羽嫻不悅地噘起瓣,心中雖是雀躍的心情,但淚水竟不識相地又跑來湊熱鬧了。

  “其實,我也是最近才知道原來你就是小羽,所以,怪我怨我的罪名,我可拒絕背黑鍋哦!”涂光杰輕柔地為她拭去紛紛墜落的淚珠,暗想:女人還真是水做的,尤其是她。憐寵之心萌然而生。

  “難道…難道是星期那天…”

  “嗯,就是那天。”

  “那你為何不表明身分呢?”彭羽嫻不地咕噥。

  “你難道還不懂嗎?”涂光杰清亮異常的深邃瞳眸炯炯地凝視著她,彷如要探入她心海深處,悉她的一切。

  “你是為了我?”是了,她終于明白了,原來,這一切都是只為了助她早情感障,看清自己惑的心究竟情歸何處。原來…她懂了,好不容易厘清、看分明了。

  “如果Jye是另有其人,你的選擇是什么?”涂光杰雖知這是多此一問的假設,但他就是忍不住地想知道。

  彭羽嫻笑了,笑得釋懷,也笑得神秘。“事實上,我很喜歡Jye。”見他神情有點落寞,她更是竊笑在心頭。“當然我也愛阿杰。”見他倏地眉飛舞、喜形于,她有些羞赧,復而又慢條斯理地道:“而最最愛的是Jye與阿杰的綜合體——你。”她嬌羞不已地垂首,不敢直視他狂猛噬人、燃炙著情烈愛的深摯眼眸,滾燙的火熱早燒襲上她全身。

  “哦,羽嫻!我的羽嫻,我也愛你,愛得好深好深,好久好久。”

  饑渴狂索的炙,正覆蓋上那嬌滴的豐時,似有預謀地,門外等待多時的不速之客殺風景地闖了進來。

  “恭喜,恭喜。”

  “羽嫻,生日快樂!”

  同時地,門砰的一聲被推了開來,游佩雯與鐘煥星不識相地打斷了一切,氣得涂光杰牙的,羞得彭羽嫻一顆頭只差沒貼到地板上。

  “該死的你們,不是說好——”

  “人多熱鬧嘛!你說是不是啊,羽嫻?”鐘煥星四兩撥千斤地,將涂光杰想殺人的沖動氣勢給消弭得無影無蹤,外加曖昧地笑得賊死了。

  “羽嫻,你看,我還帶了蛋糕來替你慶生哦!”游佩雯也一臉賊笑地撞了撞一直不敢直視他們的彭羽嫻。

  迅速地,鐘煥星與游佩雯換了個攪局成功的得意眼神,繼而更是毫不節制地大笑出聲,根本無視于涂光杰的“咬牙切齒”和凌厲噬人的目光。

  “來吧,唱首生日歌,許個愿!扁是等著吃這份蛋糕,就等得令我口水直呢!”鐘煥星不懷好意地抱怨著,正想大放厥辭時,怎奈涂光杰銳利的目光正在警告著自己。嗯,還是識相點好,免得會被“秋后算帳”

  好個“畢生難忘”的“結局”!涂光杰很是無奈地自我揶揄,原本該是浪漫、感的,豈料…真是人算不如天算,跑出這對歡喜冤家,攪得一團混亂不說,還外加破壞了他早已設計好的一切。唉!只能怪自己友不慎。

  熱鬧、溫馨的氣氛一下子便充在這不算大的小空間里,有情、有義,更有愛。

  涂光杰與彭羽嫻偶爾不經意的會眼波中,繾綣地傳遞著深情摯愛,不用言語交談,一切盡在糾眷戀的眼光中化作一道道暖,涓涓地漫游全身。所有的千情萬愛,集聚在凝眸深處,愛早已深植,深蒂固。

  唉!人家是有錢沒錢,娶個老婆好過年,而他鐘煥星卻是為了“后代”不得不提早步入愛情的墳墓里。他會安定下來,但卻不想這么早啊!簡直是枉費他青春、風不羈的隨狂放嘛!天吶!外面的“妹妹”何其多,他卻無福消受。

  可是一旦思及游佩雯今后將真正歸屬于他,還有她肚中的小Baby不知是男還是女?長得像他還是她?是帥還是漂亮?個性如何…哦!太多太多了,一種幻想初為人父的喜悅,不由得充臆,一個傳襲著他血緣的小生命即將問世。呵!一種全新、未知的真實感受暖暖地充實溢他整個心窩,令他不陶醉癡了起來,兀自沉醉在濃濃的足里,就算要他跳下十八層煉獄,他也甘之如飴,更何況,只是說句“我愛你”這就跟吃飯一樣簡單嘛!

  經過一波三折,他的岳母大人終于首肯地將女兒許配給他,其實大部分是看在未出世的孫子份上,才沒多加為難。唉!可嘆,他都尚未“過門”就已經沒什么地位了。眼看已拜完了堂,正當宴請賓客之際,他的準新娘竟鬧起別扭來了。

  原因無他,只因他從未對她說過“愛”罷了。唉!也不過是個字眼罷了,她竟計較到想悔婚。也罷,不過就“我愛你”三個字,又有何難!?大丈夫能屈能伸嘛!

  長榮桂冠酒店的六樓宴客廳正因著新娘久久不面,而議論聲此起彼落,客人們憑空杜撰著千奇百怪、無奇不有的各種假設和臆測,真可謂三人成虎啊!

  為了杜絕悠悠眾口,他鐘煥星只得認命地往主席臺走去,拿起了麥克風。頓時席下鴉雀無聲,莫不屏息等待一個猜臆中,新娘可能跑了的烏龍消息。

  “愛你入骨、沒有你我會死的惡心麻話,相信你一定不愛聽,聽了也會嗤之以鼻。愛你一萬年的不實宣言,我也沒把握能做得到,還是省起來不提,省得浪費口水。”

  頓時臺下哄堂大笑,卻也期待莫名,而在新娘休息室的游佩雯更是氣得紅了眼眶,委屈、不的辛酸苦楚爆發而出。

  只見休息室的門猛然被推了開來,而她是怨懟地正撇下一切,逃脫而去。

  全場的喧嘩笑語盡遍為零,眾人莫不好奇地等待后續發展。這可鮮了,新娘想“臨陣逃”真是千百年難得一見。

  “但,我可以給你的是——”鐘煥星是深情摯愛的專注凝眸深深地對上她盡是委屈的盈盈水眸,令她挪不開想憤然離去的沖動腳步。

  “我可以給你今生今世永不改其志的決心,我愛你,永遠守護著你與我們的子女,今生今世,你將是我最真也是最終的一切,愛你戀你、如癡如狂。”他緩緩向了她。“你是我的一切,我的愛全屬于你。”

  他敞開了雙臂,等待她的真情回應。游佩雯熱淚盈眶,足地飛奔入她終其一生的避風港,但嘴邊仍是咕噥不已:“花言巧語,沒半點正經!”內心則是洋溢著暖烘烘的熱

  如雷的掌聲彷若響徹云霄,這一段小曲倒也無傷大雅,反倒樂了一群看好戲的親朋好友,卻苦了兩家的大家長,只見他們頻頻拭冷汗,幸好圓收場,不然臉 可丟大了。

  “是不是花言巧語,你多的是時間慢慢應證。”鐘煥星炙熱的瓣,無視眾目睽睽的緊迫盯人,烙印上她欣然期待的…她是他一生的依戀。

  “什么時候,你才肯嫁給我?”涂光杰是期盼地凝睇著彭羽嫻,仍是一樣令人如沐春風的溫煦柔情,淺淺淡淡的,卻也濃烈得化不開。

  但笑不語,不愿做正面回答的她,稍稍踮起足尖來,在他上輕點了下,快得令他無法延長加深這突如其來的親昵,卻也讓他心神馳不已。

  相信,在不久的將來,他會如愿以償。

  鈴——

  電話響起,打錯了!?別急著掛斷哦,也許一份未知的情緣,正等待著你。
上一章   一電鐘情   下一章 ( 沒有了 )
2000號真銷魂詭計可菲的日記甜蜜的復仇愛逃亡姻緣劫至尊龍王不純勾引除靈師
免費小說《一電鐘情》是一本完本言情小說。更多好看的免費言情小說,請關注午休小說網的“完結言情小說”專欄或全本小說排行榜。
完結小說一電鐘情TXT下載的所有章節均為網友更新,與免費小說網(www.jxldls.co)立場無關。
飞艇开奖记录 吉林十一选五胆码预测 趣题材赚钱 微博有哪些赚钱的方式 捕鱼四海龙王 重庆时时彩开奖手机 千旺彩票网址 如何卖北京单场的彩票 大海贼探险物语赚钱攻略 中国石油股票行情 网上打三公有什么技巧 体验金赚钱 在家养点什么能赚钱 女生要有赚钱的能力 pk10玩法技巧之稳赚 搜视角科技怎么赚钱 激励自己赚钱的图片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