銷魂詭計 第十章
午休小說網
午休小說網 玄幻小說 武俠小說 仙俠小說 都市小說 言情小說 歷史小說 軍事小說 穿越小說 網游小說 科幻小說 靈異小說 同人小說 競技小說 重生小說
全本的小說 嬌妻物語 小姨多春 孽亂村醫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畸愛博士 雪白嫂子 留守村莊 走村媳婦 鄉野情狂 官場小說 經典名著 笑話大全 綜合其它
小說排行榜 人面獸醫 女友出軌 婦科醫生 三人同床 惹火鄉村 合家情緣 若母癡欲 殘花敗柳 慈母憨兒 女友故事 偵探小說 現代文學 短篇文學 熱門小說
午休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銷魂詭計  作者:孟沅 書號:46081 更新時間:2019-11-14 下一章 ( 沒有了 )
第十章
  花瑆開車送白玥回家,兩人一路都各懷心事而靜默著。

  “你可不可以對我說一次真話,老實的告訴我,你究竟是誰?”白玥打破令人不過氣的沉默氛圍,她強住心中千言萬語,剛才在辦公室里的戰爭中,她又悲哀的驚覺,花瑆再一次欺騙了她。

  “我…”花瑆知道此時的白玥一定對他跟于芊芃還有來往而生氣“請你相信我,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你,我絕對不是有意要欺瞞你,我有不得已的苦衷。”

  “你所謂的苦衷,是不是包括了你仍跟于芊芃有著曖昧的聯絡、包括了剛才你和聶董事之間不可思議的商場爭斗、包括了你從一開始就隱瞞你真正的身分和認識我的目的?”

  “雖然我不知道你究竟是誰,有著什么樣的計劃,不過請你明白的告訴我,我是不是你計劃里的一顆棋子而已?”

  花瑆不知該如何否認,白玥的確一開始是他計劃里的棋子,但是他也已經無法控制的愛上她,他為了她,甚至曾經放棄報復白秉榆的念頭,拋棄他自以為是的花心、視女人如衣物的愛情觀,而努力學習去對情人忠誠。嬌的海云棠、溫柔的于芊芃他都明白的拒絕,更遑論以前他曾交往過的女人,為何白玥總是不相信他對她是真的忠誠?

  “我不要你的沉默,我要你的答案。”白玥咄咄人的說:“請你告訴我,你到底是誰?為什么以你小小業務經理的能耐,有辦法讓聶品勛兵敗如山倒?”

  花瑆卻牛頭不對馬尾的問:“白玥,嫁給我好嗎?”他必須在回美國之前,得到白玥愿意與他廝守終生的承諾,否則他不會心安。

  “你在胡說些什么?”白玥雖然對花瑆的求婚怦然心動,但探求真相的好奇心卻遠大于浪漫的承諾。“你老是要回避我的問題,你從來都不想對我說真話。”

  “我會給你答案的,但現在最重要的是,你愿不愿意嫁我?”花瑆急切的問,他真的沒有時間了,他答應母親明天就搭機返美。

  “我家到了,我要下車。”白玥不理花瑆,待車一停好,她馬上開門下車,跑向別墅大門。

  “白玥,等一等!”花瑆顧不得車未熄火,連忙下車追上白玥。

  白玥的別墅兩側種榕樹,兩排翠綠的草木應該伴有鳥鳴蝶舞,但此時卻寂然無聲,微風拂過這片樹林,竟漾起一股狎的氣氛。

  白玥轉頭向還與她有兩步之遙的笑道:“謝謝你送我回來。”她回頭正要按門鈴請守衛打開大門時——

  “我要你跟我一起死!”聶品勛自樹林沖出,他手里緊握著一把鋒利的藍波刀,迅速敏捷的沖向白玥。

  花瑆見狀,急忙三步并作兩步,沖上前去保護白玥。

  “我們一起到地獄吧!”聶品勛一刀精準的刺中擋在前方的花瑆,他得意的看著花瑆口不斷出的鮮血。

  “不!”白玥尖叫出聲,花瑆為她擋了一刀,他已倒在血泊中。

  白玥的尖叫聲驚動守衛,白家的保鏢立刻合力將已呈瘋癲狀態的聶品勛制伏。

  “求求你不要離開我…”白玥喊著懷里失血過多、已昏不醒的花瑆,她再也抑制不住的痛哭失聲。

  如果時間可以倒,她會告訴花瑆,她愿意嫁給他。

  “醫生,請問他的狀況到底如何?”沈靈焦急的追著主治大夫。

  當花瑆被送進醫院時,全身是血、臉色慘白。

  “醫生,求求你告訴我,花瑆現在的情況到底怎么樣了?”沈靈依舊風華的臉龐上下兩行為人母心痛的淚水。

  偌大的醫院中,空寂的長廊充令人鼻酸的嗚咽聲。

  “對不起,花伯母,對不起,都是我的錯!”白玥跪下來,懇求沈靈的原諒。

  對于花瑆三天三夜的昏不醒,她非常自責,她甚至有了若花瑆不幸死去,她亦追隨他到間的念頭。

  “你不要再自責了,小玥,花伯母知道這不是你的錯。”沈靈慈善的輕撫著白玥的發,兩人抱在一起痛哭失聲。

  白秉榆魯的抓住其中一位醫生大吼道:“你到底會不會醫啊?為什么渾小子昏了三天還沒有醒?”

  五位負責醫治花瑆的醫生似乎講好似的,全部都搖頭嘆息。

  白玥守在花瑆的邊,自那遇襲之后,她未曾再合上眼。

  “我希望你睜開的第一眼就會看到我,你知道嗎,我真的很愛你,甚過愛我自己。可是我還沒有說,你卻已經用生命來證明你對我的愛,我好慚愧,我曾經無理的誤解你。”

  白玥溫柔的撫著花瑆的臉,輕輕卻無比堅定的說:“我知道你一定會醒過來的,你都還沒有向我正式求婚,我可是很勢利的人,一定要有鉆戒我才肯點頭答應。你不能離開,我會一直等你,等你醒來向我求婚。”

  “你一定有聽到我的話,對不對?”白玥兩行淚水克制不住的決堤“你一定會醒來的,你怎么忍心讓我等這么久?你不是很愛我,你不能這樣殘忍的考驗我呀!”

  終于,白玥體力不支的昏倒在花瑆的邊。

  這是哪里?花瑆忍著劇烈的頭疼,努力的睜開雙眼。

  白色的天花板、白色的、白色的房間…花瑆頭疼裂,他極力恢復自己的意識。剛才他似乎聽到有人在哭!他吃力的移動手腕,發現蒼白無血的手腕上不知何時竟一排針管。

  白玥,白玥呢?花瑆腦海里浮現最后的回憶,他記得聶品勛發瘋似的拿著刀子沖向白玥。

  花瑆想要張開嘴說話卻全身無力,當他使盡全身力氣想要尋找病房的呼叫鈴時,他又驚又喜的看到白玥正趴在他邊。

  白玥!?看著白玥沉睡的模樣,他感到非常的幸福,甚至覺得身上的疼痛都在瞬間消失了。

  桃園中正機場

  “小表頭,你真的不跟我們一起回美國?”白秉榆捏捏白玥的臉頰,語氣里明顯有著失望。

  花瑆和沈靈也一起看著白玥,他們非常希望白玥能一起搭機返回美國。

  “不了,外公、花伯母,我想留在寶利建設修完我的實習學分,這次要不是多虧花瑆,恐怕外公對我要大大失望了。”

  她自信的說:“雖然我知道寶利建設是旭升集團旗下的產業,不過外公既然已經把公司交給我,花瑆又幫忙我把資金回來,我想我應該要在公司大展身手、好好扶持這個企業,才不會辜負外公與花伯母的期望。”

  “好孩子,這么懂事,你外公沒有白疼你了。”沈靈說完,突然轉頭去數落花瑆:“你看人家小玥這么乖,懂得為外公分憂解勞,哪像你!不惹事就算了,我才不期望你能為花家做出什么轟轟烈烈的大事。”

  “媽媽,您這樣說不公平,我也是很努力在為旭升集團奮斗的啊。”

  白秉榆哈哈大笑“沈靈啊,你就別再苛求你的寶貝兒子了。他剛從鬼門關繞一圈回來,你真的舍得他為事業拼命呀?”

  “好啦,我怎么不知道咱們花瑆命大福大,回美國后我一定帶他去各大教堂里謝謝上帝。”

  花瑆黯然開口:“這次回美國,不知道何時才會再來臺灣。”

  白秉榆連忙向沈靈使眼色,意味深長的說:“我們老人家先到附近逛一逛,就不打擾你們年輕人了,等一會兒飛機要起飛時我們再回來。”說完,他便和沈靈兩人竊笑著離開。

  白玥和花瑆很有默契的四目相接,卻又各自別開臉。

  “你到美國去要記得幫我多吃幾個漢堡,我很喜歡吃漢堡的。”白玥打破沉默,卻說了廢話。

  “我會的。你在臺灣要記得幫我多吃幾碗白飯,我很喜歡吃白飯的。”

  兩人眼神再度會,不噗哧一聲笑了出來。

  “你是旭升集團的一份子吧?我看外公他重用你的,你可別辜負我外公提攜后輩的好意,要努力工作喔。”

  花瑆嘆一口氣,他并沒有完全向白玥說出真話,他可不是白秉榆的手下,而是與白秉榆平起平坐的花董事。

  “怎么了?”白玥心急的為花瑆撫著口,自從上次他受傷后,她總是放心不下他的身體。“哪里不舒服?”

  花瑆感動的握住白玥的小手“我這次回美國是要處理我父親的事還有旭升集團的問題,短時間內應該無法再回臺灣。我知道你有心在臺灣重振寶利建設,我也無法說服你跟我一同回美國定居,但我思念你的心,你應該能明白吧?”

  白玥點點頭“謝謝你對我的體諒,我也要你明白,雖然我們兩地相隔,我會思念著你,我曾經承諾過我會一輩子記得你,我會實踐我的諾言。”她眼眶里已盈淚水。

  “傻女孩,我們各自為前途努力,這是件好事,你哭什么呢?”花瑆溫柔的拭去白玥的淚水。“只要我們彼此相愛,就連死神也拆散不了我們,不是嗎?”他輕輕吻上白玥的額頭。

  “不許你再提那個字。”白玥趕緊捂住上花瑆的,她變得很忌諱死這個字。“聽到沒有,不能講那個字哦。”

  “你真是愈來愈像我媽了,這個也管、那個也管。”花瑆將白玥的纖纖柔荑包覆在掌心,擱在自己前溫柔的說:“不過你比我媽厲害的是——只有你管得住我的心。”

  白玥感動得好想痛哭一場,即將離別的加溫卻讓她只想抓住永恒的這一刻。

  “花瑆,我愛你。”她第一次主動的吻了花瑆。

  花瑆先是受寵若驚的回吻白玥,然后是情深意濃的擁吻著她。直到機場的廣播提醒即將起飛,兩人才依依不舍的分開。

  “這是到紐約的機票,我要你一個月后來紐約的帝國大廈,我會在那里等你。其實我有些話還沒有告訴你,我希望你能給我最后的機會,讓我徹底的向你說明白,我不想再背負許多欺瞞,每每面對你的質疑都讓我非常愧疚不安。”

  白玥遲疑的接過機票“我還以為在經過這么多大風大之后,你已經學會坦白,看來是我誤會了。”

  花瑆連忙說道:“請你不要再胡思想,你看看我要你到紐約一游的誠意,難道不也是一種坦白嗎?”

  白玥這才釋懷的笑了笑“好了,我知道你的苦心,你為我連生命都可以豁出去,我又怎么忍心再誤會你呢?”

  “小倆口談完了嗎?”白秉榆和沈靈不知何時已來到他們身邊。

  沈靈親昵的握著白玥的手,叮嚀道:“小玥,要好好照顧自己,有什么煩心的事尽管打電話給花伯母,有花伯母給你撐。”她跟白玥在醫院照顧花瑆的那段日子里,朝夕相處的兩人已經培養出親密的感情。

  “花伯母,您說話的語氣好像我外公喔。”她的親切與慈善,讓白玥感到非常窩心。

  “好啦,我們要上飛機了,小表頭,好好照顧自己喔。”白秉榆拿起行李與沈靈、花瑆走向飛機。

  “再見。”白玥忍住眼淚輕輕說道:“你們也要好好照顧自己。”

  一個月后

  白玥獨自走進這棟世界聞名的帝國大廈。時間過得真快,她依照與花瑆的約定,搭飛機前來紐約。

  白玥若無其事的研究起各樓層的隸屬公司及其負責人,她突然看到第十八層樓旭升集團的負責人中,有個名字漆得亮晶晶的。“DavidHua?”她突然憶起曾經被外公抓來這里相親,相親的對象好像就叫DavidHua。

  “外公打拼得真不錯,連帝國大廈都有旭升集團的分部。”白玥高興的說道“但是,這個DavidHua到底是誰啊?以前跟他相親,竟敢放我鴿子!不過看他的名字能列在這公布欄上,可見他應該是旭升集團的重要人物,說不定是花瑆的同事。”

  “說來我應該感謝這個DavidHua,要不是我跟他的相親失敗,我就不會再碰到花瑆,更不可能遇見這輩子最愛的男人。”

  “唉!”她突然又嘆息,花瑆自從在遇襲前那次向她求婚后,就再也未曾提起婚事,兩人注定兩地分隔的結果,會不會也在時空的長期阻撓下而感情漸漸變淡,甚至不再聯絡了呢?

  “哎呀!不要胡思想,對對,我不要胡思想。”白玥努力阻止自己胡思想,以免又壞了與花瑆約會的興致。

  這時,門口引起一陣大動。

  白玥好奇的往人群走去,看看是什么偉大人物來了,竟然惹得整棟帝國大廈差點全拆了。

  大概有數十個身穿黑色西裝的保鏢,他們一一擋開圍觀的群眾,不斷客氣的以英文說著借過,直到騰出一條路來,此時一輛黑色豪華凱迪拉克跑車正駛到帝國大廈前。

  車內走出一個身穿黑色西裝、戴著墨鏡的男子,他優雅從容的在眾人驚嘆的目光中,非常有派頭的走進帝國大廈。

  “哇!這人該不會是美國黑社會老大吧?架式派頭十足囂張,怪不得大家爭相目睹。”白玥繼而一想,反正天塌下來也不關她的事,她現在最重要的就是趕緊到與花瑆相約的“LOVESEA”CoffeeShop,一個月的相思令她迫不及待的想與花瑆見面。

  當白玥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坐立不安的等待花瑆到來時,她卻發現剛才派頭驚人的黑社會老大竟然也走進這個CoffeeShop,她狐疑的喃喃自語:“不會吧?黑社會老大也來這里會情婦?美國的治安真是太差了。”

  “好久不見。”那位男子來到白玥的面前,他揮了揮手勢示意保鏢們離去。

  “你…你會說中文?原來美國的黑社會老大會說中文,真是不簡單。呃…老大,你好你好。”她緊張得語無倫次,生怕一個不小心,她的小腦袋就被黑社會老大一轟得開花。

  “你在說什么啊?”那男子摘去墨鏡,他強忍住想捧腹大笑的沖動說:“白玥,我們也才一個月不見,沒想到你的思想變得這么前衛。”

  直到看見墨鏡下那張再熟悉也不過的俊美臉龐時,白玥才尷尬的說:“花瑆,你的架式還真大,活像是黑社會老大。由此看來,你在美國一定是混得很不錯,我外公有沒有虧待你?”

  花瑆淡淡的說:“白伯伯怎么會虧待我,他幫我的忙我這輩子都還不起呢。所以我希望可以照顧他的孫女一輩子,我好想心甘情愿的照顧他最寶貝的孫女,不知道他的孫女肯不肯給我這個機會表現?”

  白玥對花瑆突如其來的話中話感到不知所措,她只好一如往常的嬉鬧著:“你大老遠要我到紐約來,就是要跟我說這些話呀?”

  其實白玥已經緊張到手心冒汗,她明白這一次若是花瑆再不表態,她與他之間很有可能從此變成為朋友,畢竟時空的距離足以消磨愛情;更重要的原因是,他們兩個人事業心都強,誰也不肯為誰犧牲自己的事業。

  花瑆忽然大笑“我答應過你,在你面前我將毫無保留,從現在開始,我不會再藏有秘密。”

  白玥點點頭“好,那我洗耳恭聽吧。”

  “聶品勛被美國FBI從臺灣引渡回紐約,法院開庭審理我父親的死因,但由于聶品勛心神喪失、陷入瘋癲狀態,法院判決將聶品勛移送精神病院治療。”他深呼吸了一口氣,繼續說:“解決完我父親的事,接下來就是旭升集團召開董事會,我順利當選為旭升集團的董事長。”

  白玥萬分驚訝的問:“你…你不是我外公的手下嗎?”天啊!花瑆居然是旭升集團的董事長,這是她萬萬料想不到的事。

  花瑆搖搖頭“其實這一切都是白伯伯設計的,原來白伯伯有意考驗我的能力…”他將到臺灣的經過,從頭到尾的向她說清楚。

  白玥掩不住驚奇,遲疑的說:“你的意思是,你原本就是旭升集團的董事,而不是一個懷才不遇、受我重用的小小經理?”

  “是的。”花瑆粲然一笑“現在我全部都解釋明白,我對你再也沒有任何秘密了。”他自西裝口袋里掏出一個精致高貴的紅色絨盒子。

  “我終于明白為什么你當初會對我忽冷忽熱,原來是這樣子。”

  “白玥,我很高興你前來赴約。”花瑆優雅的打開盒子、亮出鉆戒,他自座位上起身,不管眾人驚訝的目光,單腳跪地、擺出標準的求婚姿勢,以誠懇深情的眸光仰視著她,溫柔而肯定的說:“嫁給我。”

  白玥卻是大吃一驚,她沒想到花瑆居然真的跟她求婚。“你…你是說真的嗎?你真的要娶我?”

  花瑆俊朗的一笑,幸福的微笑似乎正敲進白玥怯懦的心防。

  “你一定會嫁給我的,對不對?”他手上的鉆戒發出璀璨奪目的亮眼光芒。

  “那個時候,我在昏中聽到你的話,你說有鉆戒就會嫁給我的,你說只要我醒過來,你就會陪我白首偕老。說過的話,不能不算數哦。”花瑆深情的望著一臉上猶疑不定的白玥。

  白玥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欣喜,抱著花瑆不顧形象的猛親“我愛你,我好愛你。”

  “我也愛你。”花瑆緊緊的摟著白玥,他再也不愿跟她分離了。

  “不行!”白玥忽然推開花瑆“我在臺灣的寶利建設尚在拓展中,我不能拋下事業與你結婚。”

  花瑆揚起神秘的微笑“你的寶利建設恐怕要搬家了。”

  白玥倏然變臉,她捶著花瑆大叫:“你騙人,你騙人!你說你對我不會再有秘密的,你騙人!快說,你把我的寶利建設怎么了?”

  花瑆笑著將白玥抱回懷里。“這個秘密得要等到你嫁給我那一天,你才可以知道。”

  白秉榆偷偷的在三尺外占據最佳偷窺地點,拿著最高倍數的望遠鏡看著花瑆與白玥的一舉一動。

  “乖乖,花老弟,你在天之靈終于可以心安了。”白秉榆感動得老淚縱橫的說:“渾小子跟小表頭不負眾望,小倆口終于在一起了。”他忽然也神秘的吃吃笑著。

  因為,白玥與花瑆可能一輩子都不知道,一年前在帝國大廈的咖啡廳里,他們正是彼此相親的對象呢!

  —本書完—

  有關易天堯的追愛情事,請看非限定情話F319《2000號真命天子》

  開心一下孟沅
上一章   銷魂詭計   下一章 ( 沒有了 )
可菲的日記甜蜜的復仇愛逃亡姻緣劫至尊龍王不純勾引除靈師宅男大變身包養大牌情婦
免費小說《銷魂詭計》是一本完本言情小說。更多好看的免費言情小說,請關注午休小說網的“完結言情小說”專欄或全本小說排行榜。
完結小說銷魂詭計TXT下載的所有章節均為網友更新,與免費小說網(www.jxldls.co)立場無關。
飞艇开奖记录 宝马游戏手机网站 2019最新捕鱼游戏下载 彩83群 博雅德州扑克最新版本 海南飞鱼中奖号码的真实规律 小区里商铺卖什么最赚钱 广西快乐十分尾数走 剑灵去哪赚钱快 jdb电子游戏规律 白山棋牌东北刨幺下载 领航彩倍投是真的赚钱 一只股票分析全面分析论文 天津11选5体彩 波克捕鱼通用兑换码 油脂乳品贸易赚钱吗 梦幻西游3开宝宝环赚钱吗